picture

乌克兰大选后的走势

华东师大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  冯绍雷

 

      虽然,12月29日第二轮选举已经产生了尤先科以51.99%当选为下届乌克兰总统的结果,但是,不光亚努科维奇将以上诉和召集政府会议的形式持续对抗,而且,败北的民众似乎也难以接受这一结果。倒是俄罗斯的政治观察家来得较为冷静,如维亚切斯拉夫·尼考诺夫认为:选举结果与此前的民意测验大体吻合。

      乌克兰大选结果是后冷战时期欧亚大陆复杂国际形势的一个自然延续。其一,乌克兰地处东西方文明的接合部,一半居民受天主教的影响,而另一半居民则信奉东正教。前苏联时期好不容易居于一处,但苏联的解体则大大地刺激了乌克兰的民族主义与地方主义情绪,而艰难的经济政治转型使得原本就难以整合的国家出现了深重的危机。本次大选以乌克兰今后的国家发展取向为赌注,显然,进一步加剧了乌克兰国内的紧张局势。其二,乌克兰是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的一个晴雨表。乌克兰不仅是独联体国家中的重要成员,而且是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之间的屏障。在很多俄罗斯人看来,乌克兰甚至是俄罗斯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盟友。在乌克兰,尤其是东部地区的居民很多与俄罗斯人有着血缘关系。苏联解体以来,美欧国家加紧对乌克兰施加影响,几乎每一次俄罗斯与乌克兰危机的背后都有西方的影子。尤其是90年代之后的北约东扩与欧盟东扩过程,使得乌克兰得以有机会接近西方,但这对俄罗斯形成巨大的政治经济与战略压力,同时也使独联体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

      可以断言,大选后的乌克兰将会有很长一个时期难以保持平静。涉及宪政的问题历来是转型国家的敏感点。任何一个派别都不会轻易放弃。如果说,第一次大选有舞弊,那么,第二次大选依然被不少观察家提出了合法性的问题,不过是提出问题的亲西方和亲俄罗斯的不同派别换了个。但是,任何一方也都不敢以国家的稳定与分裂作赌注,可能会经过一段艰难的谈判乌克兰才能逐渐地趋于安定。分裂,同样也是俄罗斯与欧盟所难以担当的冒险。近在咫尺的乌克兰一有个三长两短,俄罗斯与欧洲国家都是经不起这份折腾。美国的感觉显然与欧洲与俄罗斯不会一样,它在欣欣然于又一次“天鹅绒革命”取得成功的同时,不会太顾及外界的反应。但是,美国希望通过与俄罗斯接近从而影响欧俄关系的意图会对它的进一步举措有所制约。

      不过,乌克兰加入西方阵营——如欧盟与北约的道路会比以往通畅许多。如果,这一过程继续向前推进,那么独联体的生存所面临的挑战也是不可避免的。

      尤其是当2005年、2006年中亚各国普遍面临政治换班与大选的关键时刻,不可排除乌克兰式的选举危局会再次重演,尽管中亚的局面会很不一样。

    问题可能不在于短时期内俄罗斯是否有可能聚合力量进行反击。战略力量的对比决定了即使有这样的抗拒也不值得过分重视。问题在于,长时段中,西方势力与影响的扩张是否具有这样的合理性,这里已经超出了战略估量的范围,甚至需要某种人文的关注才能给予符合实际的洞察。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04-12-15 21:10:00         阅读次数: 3850

出版与发表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