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透视俄罗斯和乌克兰“天然气大战”

   
透视俄罗斯和乌克兰“天然气大战”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  冯绍雷
    可能谁也没有想到,2006年的头几天,“天然气大战”的硝烟成了国际舆论的关注焦点,那么更加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一场看似旷日持久的能源争端,又居然戏剧性地在危机达到顶端之时突然收篷,以俄罗斯和乌克兰双方保全面子的方式得到解决。
    这场危机不光令国际政商精英关注,事件中的戏剧性变化也成为平民百姓关注的话题。
   
这场争端是如何解决的?您认为是否达到了“妥协双赢”的局面?俄乌双方的得失如何?
    答:令人非常意外的是,曾经使诸多观察家为之悲观的这场冲突,却在谈判重开一天之后就传出了取得突破的消息。
    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同意通过一个由俄罗斯与奥地利合资的“俄乌能源”公司从俄罗斯向乌克兰提供天然气。俄方向该公司按照原先千立方米230美元的价格提供天然气,而乌方则按照95美元的价格向“俄乌能源”购买天然气。同时,俄罗斯也同意天然气经乌克兰出口到欧盟的过境费用由原来的每千立方米/百公里1.09美元提高到1.6美元,并以现金支付。
    从表面上看,这场危机以双方保全面子的方式而闪电式告终,也即俄罗斯方面的要价不变,同时乌克兰仍维持以低价从国外进口天然气。这一结局似乎对双方而言,都能够对国内国外有所交代。
    因为俄罗斯方面既不堪承受长期低价向乌克兰输气的经济政治后果,也不愿使得原本已经相当脆弱的双边关系受到过多的冲击。而乌克兰方面虽然也能够从中亚国家取得天然气,但是却依然必须途经俄罗斯运送,因此也不得不接受在形式上还能向国民交代的条件。
    但是,对于上述结果若细细推敲起来,仍然有很多问题值得作进一步的观察。
    其一,这个“俄乌能源”之所以能够以95美元的低价向乌克兰出口天然气,是由于该公司把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尤其是土库曼斯坦进口的廉价天然气和从俄罗斯购得的高价天然气加以混合之后,才向乌克兰出售。
    但是中亚地区的天然气出口在多大程度上能够长期保持这样的低价位,实在是一个不容乐观的事实。换言之,乌克兰是否能够长期得以廉价进口天然气是一个未定数。
    其二,这个“俄乌能源”公司具有多大的能力充当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这么复杂的交易中介商,就不得不令人对于这个神秘公司的来历加以关注。据称,该公司是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与奥地利莱富艾森银行集团合资于2004年7月29日建立,2005年1月1日开始经营,俄奥双方各控股50%。
    乌克兰从该公司购买天然气,虽然该公司另外的50%股份属于何人不得而知,但是俄罗斯掌控的50%股份却表明,俄方相对成了受益者。
    其三,尤先科总统曾经一再宣布不愿意接受俄罗斯方面的提价要求,但是在危机告一段落之后,尤先科还是不得不宣布接受俄罗斯方面提出的以市场方式的定价机制,这一立场上的变化反映着争端双方的大体得失。
    于是就双边关系而言,似乎在保全双方面子的前提下,俄罗斯还略有胜出。
   
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这一场“天然气大战”是缘何引起的?俄罗斯为何在此时提出涨价要求?
    答:俄罗斯与乌克兰都属东斯拉夫民族。从历史上来说,乌克兰还是俄罗斯文化,甚至是俄罗斯作为一个政治单位的发祥地。公元988年符拉基米尔大公在此地以基督教立国,按一般的说法,这是后来整个俄罗斯帝国历史的起源。
    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与乌克兰分家难分食,特别是缺乏能源资源的乌克兰还得仰仗俄罗斯以低廉价格提供石油与天然气,而在俄罗斯这边既是从地缘政治考量,但同时也是出于传统的关系——在乌克兰还居住着大量讲俄语的居民,从情感上说,无论平民还是政治家都不愿太过极端地处理双边经济关系。所以在以往的15年中,俄罗斯都是以每千立方米50美元左右的价格向乌克兰供应天然气。
    近几个月来,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就天然气价格问题进行了艰难的谈判。俄方希望乌克兰能够以接近于国际市场的价格向俄罗斯支付天然气费用,乌克兰则坚持维持原价;俄方曾提出就天然气出口事项提供贷款,乌克兰方面依然不让步;最后是在2005年年底,普京提出2006年第一季度仍然按原价向乌克兰供气,但第二季度开始则必须按照230美元的市场价格支付。
    在乌克兰方面不予理睬的情况下,俄罗斯方面从1月1日起开始停止向乌克兰供应天然气。在国际舆论,首先是欧洲能源短缺国家的一片惊呼声中,经过紧张曲折的幕后周旋,双方同意1月3日再次开始谈判。
    俄罗斯方面所提出以每千立方米230美元天然气的价格向乌克兰输气,比原来的价格高出了好几倍,如果真的要乌克兰按此价格向俄罗斯支付天然气费用,无疑对目前不太顺利的乌克兰经济是一个沉重打击;但问题的另一面是,俄罗斯已经开始在独联体国家内部按照市场价格收费,除了对白俄罗斯这个联盟战略伙伴,俄罗斯依然以低于50美元的价格收费,对其他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采用了新的市场价格机制。要俄罗斯长期以低于世界和欧洲市场的价格,甚至以低于俄罗斯本国国内价格水平向类似于乌克兰这样的国家供气,显然也未必能说得过去。
    事情的复杂性还在于,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相互经济关系千丝万缕。比如,俄罗斯通往西欧的天然气管道是经过乌克兰国土的,因此一旦俄罗斯准备“断气”,它就怀疑乌克兰方面开始对从俄罗斯通往欧洲的输气管道截流。一时间俄罗斯媒体上一片“抓窃气贼”的叫骂声。
    而且俄罗斯的黑海舰队依然是租借着乌克兰塞瓦斯托波尔的军港,一旦局势紧张,势必把事过多年方才得以解决的黑海舰队问题重新提到谈判桌上,此举将极大地影响两国之间的战略关系。
    可见俄乌天然气之争与错综复杂的双边关系相交织,当下的争论只不过是两国间一连串难分难解的矛盾的冰山一角而已。
   
这场争端是否反映了俄罗斯与乌克兰在“颜色革命”以后双边关系的实际状况?
    答:此番俄罗斯开始中断向乌克兰供气的同时,还捎带着把向摩尔多瓦供气的龙头也拧紧了。而这两个国家恰恰是发生了倾向于西方的政治变化。前者是通过一时轰轰烈烈的所谓“颜色革命”把倾向俄罗斯的政权推倒在地,而后者则是自动调整外交路线,全面向西方倾斜。连续发生在格鲁吉亚、乌克兰、摩尔多瓦的倾向于西方的政治变化形成了西方直接扼制俄罗斯影响的一道新幕墙;同时欧美采用或公开或隐蔽的方式,在上述国家通过“街头政治”大力推动“民主化”,这对于俄罗斯以及其他独联体国家周边环境和内部政治稳定都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2005年秋后,鉴于“颜色革命”后的上述国家形势不稳,美国一度对于俄罗斯以及面临大选的哈萨克斯坦放软调门。比如对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政绩作出了很高的评价,甚至对如何在俄罗斯内部推行民主,也考虑到要与俄罗斯的传统与发展水平相结合。在当时看来,美国似乎表现出不再急于推动类似政治变化的姿态。但是去年12月份美国国务卿帮办伯恩斯再次反复明确强调美欧要努力合作,推进在俄罗斯等国的民主化进程。这是欧美行将在该地区继续推行所谓的“颜色革命”路线的一个重要信号。换言之,以往的“颜色革命”以及西方很可能行将继续的政治压力是俄罗斯在“天然气大战”中采取强硬立场的一个重要动因。
   
2006年3月乌克兰议会大选将临,俄罗斯方面希望利用能源大国的优势地位,对国际社会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息:不要忽视俄罗斯的现实影响与潜能,并以此施加压力,扭转俄罗斯对于乌克兰这个最重要邻邦影响的颓势;而乌克兰方面则指望通过“天然气大战”这场闹剧,吸引欧洲乃至全世界的眼球,通过“寻找敌人”的方法来争取西方的支持,谋求取得更多的实惠,并以此维持和稳定执政当局的政治地位。
   
欧洲与美国在这场争端中起了什么作用?它们各自有着什么样的利益与立场?
    答:虽然美国与欧洲在元旦前后都有公开表态,希望俄罗斯与乌克兰双方以克制的态度控制事态发展,但是看来美国是言不由衷。
    因为从地缘政治立场来看,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能源合作有可能使得欧洲(特别是“老欧洲”)和俄罗斯走向接近。能源合作可能成为这种紧密关系的经济基础,这从长期角度看对美国将可能是一个挑战。因此俄罗斯与乌克兰吵架殃及欧洲,使得欧俄之间在能源供应方面产生不信任问题,从逻辑上说,美国是乐于旁观的。而对于欧洲来说,尽管从能源需求的实际利益出发,势必以调停方式介入争端,但是恐怕是力不从心,因为欧洲无法对于乌克兰施加过大的压力。
    明眼人看得清楚,欧洲人内心真正偏好的是“颜色革命”后的乌克兰。俄罗斯人对此也颇有自觉,他们认为,在欧洲舆论中,往往俄罗斯是“坏孩子”,而乌克兰则是“好孩子”,因此在俄罗斯人的眼中,来自于欧洲方面的无论是仲裁还是调停,都势必带有情感色彩。但是欧洲实际上同样得罪不起俄罗斯,因为一个非常简单的理由就是:毕竟欧洲所需的大宗能源要从俄罗斯进口。
   
这一场富有戏剧性的俄乌“天然气大战”对于未来的欧亚大陆地缘政治格局到底会产生何种影响?类似的冲突以后还会发生吗?
    答:这场争端将如何影响未来的欧亚地缘政治格局,恐怕是一个长期引起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情感纠葛与政治经济纷争的问题。
    就俄罗斯来说,这场争论势必使兄弟阋于墙,而两失其利。记得布热津斯基先生说过,没有乌克兰的俄罗斯将难以成为大国,这种前景未必是俄罗斯战略家所愿意看到的。而对于乌克兰来说,在闹剧之后,也并没有因此从西方捞到多少实惠。其实苏联解体以来15年的历史,大体上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对欧洲来说,可能将重新面临着一个动荡不定的欧亚格局。首先是能源供应有后顾之忧,一旦俄罗斯有变,后果不堪设想。目前已经有不少欧洲国家倾向于天然气来源的多元化;而且一旦事态的发展涉及安全事务领域,那就更不是欧盟所能承受的。所以这场“天然气大战”能够以这样的结局而告终,已经是不幸之中的大幸。问题在于,当事的各方能否通过这场危机找到相互消弭不信任和利益冲突的管理机制,这就是一个有待时间来解决的问题了。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1-11-24 19:46:49         阅读次数: 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