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俄罗斯选择符合国情的发展之路

来源:解放日报

转载链接:http://www.jfdaily.com/a/2439784.htm

 

                             中俄专家畅谈“普梅”组合及未来政治道路

                                    俄罗斯选择符合国情的发展之路

 

2011-12-04 07:39:53


本报记者 洪俊杰

    俄罗斯第六届国家杜马 (议会下院)选举今日举行。这场选举被普遍认为是明年俄总统大选的前奏,更为重要的是,随着“普京与梅德韦杰夫组合”的再度联手,俄罗斯政治格局演变从扑朔迷离逐渐趋于明朗。如何看待“普梅”组合,未来俄罗斯政治发展又将如何,带着这些疑问,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受邀来沪参加由华东师范大学主办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论坛中俄分组会的俄罗斯总统顾问、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谢·卡拉加诺夫、中国前驻俄罗斯大使李凤林。

“普京一定会回归”

    记者:主席先生,您身在上海,是否关心4日举行的俄罗斯杜马选举?

    卡拉加诺夫:实际上,我并不太关心这次俄杜马选举,因为这场选举已经没有太大的悬念了,甚至可以说结果已经明了。虽然我还不能确定统一俄罗斯党 (统俄党)最后能赢得的议席数,但我可以确定,普京领导的政党会赢得多数,普京一定会回归,俄罗斯未来基本发展方向将由他来确定。

    记者:不过,由于此前普京在统俄党大会上表示,如果明年入主克里姆林宫,将任命现总统梅德韦杰夫为政府总理,有些西方媒体称这一“普梅”组合是“民主的倒退”,您如何看待这种评论?

    卡拉加诺夫:俄罗斯人选择普京有传统与现实的原因。首先,我想强调,我们国家确实有崇尚“好的沙皇”的传统,也就是对强人的崇拜,俄罗斯人民想要拥有强势的领导人。此外,也要看到,上个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经历了十年动荡。那时社会不稳定、经济衰退、人民生活水平下降,这给俄罗斯人的心理产生巨大影响。而到了普京执政时期,大多数民众的生活比之前有所改善,更加富裕,因此,俄罗斯人选择普京也就不奇怪了。

    至于你说许多西方学者认为这种情况(“普梅组合”)是不民主的,我坦率地说,民主是我们的发展方向,俄罗斯公民已具备很高的个人自由水平。

    李凤林:所谓的“民主倒退说”是没有根据的。俄罗斯目前特殊的政治体制是由这个国家国情所决定的。“普梅组合”几年的运作可以证明,这一形式符合俄罗斯的当前国情。俄罗斯百姓需要稳定与发展,只有强有力的政府才是国家转型的保障,而且多数民众对他们是支持的。我认为,只有符合俄罗斯国情的政治选择才是正确的选择。

    记者:大选之后,普京如果成功胜选,那么“普梅”组合未来将如何执政来造福百姓?

    卡拉加诺夫:这个是需要时间来检验的。一个比较好的政治构架是,一个强势的党,一个强势的总统。我认为,未来梅德韦杰夫将在很大程度上具体负责俄罗斯的经济事务,当然最终决定还将由普京做出,这点可以肯定。

中俄关系不会生变

    记者:主席先生,您提到了“强势总统”,让人想起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那么谈起俄罗斯政治发展,就不能不提到俄首任总统叶利钦了,有人认为他是个“弱势总统”。

    卡拉加诺夫:我认为,尽管叶利钦有一些自身的缺陷和不良习惯,但他却是一个 “强势总统”。在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能渡过危难,很大程度上是他的功劳。叶利钦有摇摆性,身体也不好。但他在危机时刻能变得非常强势。要记住,那时候我们的政治、经济制度在起大变化,我们正从一个超级军国主义的强国变成一个正常的国家。除了叶利钦,我不知道在当时这种情况下,谁能成为一个“强势总统”。

    我们不能简单地把普京和叶利钦两者放在一起比较。两位性格不同,而且普京比叶利钦更富有精力。毫无疑问,普京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将是一个“强势总统”。他善于令国家重整旗鼓。但现在他面前摆着的是新任务,叶利钦时期只是恢复国家建设,而现在他是要建设一个新的现代化强国。这种难度不亚于恢复重建面临挑战的难度。

    记者:您心目中理想的俄罗斯政治安排应该是什么样的?

    卡拉加诺夫:简单地说,我认为我们要有发达的制度,强大的政府、议会和党。这是最好的。

    记者:那么,俄罗斯明年举行的大选,会否影响中俄两国之间的关系?

    李凤林:中俄关系不会有什么影响,两国之间彼此互利双赢,更重要的是中俄之间拥有稳固的法律保障,那就是2001年签署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1-12-05 14:10:00         阅读次数: 4690

媒体聚焦 Media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