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广州日报》:印俄军技合作转型

来源:《广州日报》

转载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2-12/28/content_2092662.htm

《广州日报》:印俄军技合作转型

导语

  12月24日,俄总统普京对印度展开17个小时的旋风式访问,双方签署价值29亿美元的军购合同,内容涉及印度从俄购买42架苏—30型战斗机和71架米—17型军用直升机。双方还就发展经贸合作关系达成共识。 

  作为传统的军事技术合作伙伴,俄对印军售的未来走向如何?俄罗斯的军售与亚太局势有怎样的关系?本期圆桌会议特地邀请两位俄罗斯问题的专家,为您解读俄印军售问题。 

  文字:刘汉振

    

  Q&A

  广州日报:近年来,俄罗斯几次在印度军购招标中输给了美国、法国、以色列等武器出口国。这次军购合同总额也低于外界预期的70多亿美元,应该如何看待普京访印在军购方面取得的成果?

  军购转型

  印度军购趋多元化 

  杨成:军事技术合作始终是印俄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自从冷战时期开始,双方在军技领域就形成了强烈的相互依赖。近年来,印度每年都对俄提交20亿美元左右的订单,俄制武器一直是印度国防的主要力量。

  自新世纪以来,为了降低对俄的依赖、改善与西方国家关系,“军购多元化”已成为印度的国策,这使得俄印军技合作尽管保持较高水平,但总体上呈现不断降温趋势,而且还难以逆转。统计显示,近10年来印度从俄进口的武器装备仍占其总进口的60%以上,印度著名智库机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确认,该比例仅在50%上下。这次,俄印最终敲定的军售额远低于预期,正是两国军技合作转型的标志。可以肯定,未来俄印军技合作的方式,将从传统的武器贸易转向联合研究、合作开发与共同生产。合作转型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决定俄印战略伙伴关系重构的中长期前景。 

  刘清才:这次普京访印签署的29亿美元订单,应该是在普京访印之前就敲定的,不是在普京访印期间才缩减下来的。应该说,普京本次访印的成果丰硕,不仅签署了巨额军火订单,还在贸易、能源、科技等各领域合作达成广泛共识。 

  过去以来,俄印关系一直比较稳定,非常重视发展传统的友好合作。不过,因为长期实行“不结盟”外交政策,印度与美欧日、东盟等方面的关系密切,但这不意味着俄印关系出现裂痕。相应的,印度军购计划开始趋向多元化,按性价比择优采购,不会局限于从俄罗斯进口。当然,印度采购军火时不会只考虑性价比,同样会考虑与大国维持良好关系。 

  争夺军购

  俄对亚太军售增加 

  广州日报:有俄媒称,今年俄罗斯武器出口总额创纪录地达140多亿美元,其中对亚太地区的出口占43%,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杨成:在俄罗斯武器出口结构中,亚太地区所占比例不断提升,折射出国际权力东移的新态势。21世纪以来,国际权力——或更准确地说——国际竞争重心,正从西方转向东方,一批新兴经济体的“群体性崛起”,使亚太地区在国际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提升。面对数百年来未有的历史进程, 中国成长已经深深嵌入了这个进程,很有可能作为一股关键力量,引发非西方取代西方主导世界体系。

  刘清才:在俄罗斯国际军火出口市场中,亚洲一直是重要的地区。上世纪美苏冷战后,阿拉伯国家、独联体国家以及中国、印度、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一直都是俄军火销售市场。不过,今年俄武器出口总额创新高以及亚太出口比例增加,并非俄单方调整的结果。应该说,这与整个亚太地区的安全局势和军备竞赛有关。近年的军事年鉴表明,一些西亚、北非和亚太国家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军备竞赛,军火设备纷纷更新换代,推动着各国的军事现代化。正是如此,俄罗斯武器出口总额才创下新高,而且亚太地区占出口总额的比例较高。 

  合作态势

  经济重华 安全重美

  广州日报:在亚太各国军购日趋火爆的背景下,中国到底扮演了怎样的一种角色?

  杨成:在亚太发展过程中,中国由于自身庞大的体量,固然为亚太乃至全球市场提供了客观的发展红利,同时也使外部世界面临日益增长的竞争压力。在亚太地区,“中国机遇论”与“中国威胁论”同步抬升,外界对中国“防范与借重”并存,“疑虑与信任”同在的现象普遍。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实施,进一步强化了该地区“经济上重华”、“安全上重美”的二元权力结构。 

  在正形成的“亚太秩序”中,中国经济力量的成长,需要相应的国防力量来匹配。在西方对华军售较多限制的情况下,俄制武器装备继续保持着优先地位。出于提升国际与地区影响的战略,印度需要不断增强军力,仍将在较长时期内进口俄制武器;同时,“制衡中国”也是印度的重要诉求。出于对日益自信和强势的中国的警惕,其他地区的中小国家也往往优先选择物美价廉的俄制武器。另外,由于俄罗斯竭力推进军技合作外交,俄对亚太军售规模保持较高比例就很正常了。 

  多元外交

  俄多元外交重利益

  广州日报:就在普京访印前一天,俄罗斯为越南建造的第一艘基洛级潜水艇下水试航。俄罗斯对印越军售对中国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杨成:中俄全方位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已处于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近年来,“中俄战略协作”在俄罗斯亚太战略乃至全球战略中地位不断上升,而且具有“独立价值”。当然,也要看到,对俄罗斯而言,中国只是其“战略总盘”中的一个优先方向,不是全部。面对一个成长中的中国,俄在亚太一直坚持多元化的外交方略,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对中国来说,需要适应俄罗斯外交的实用主义,对俄与他国的合作不必过度解读。

  刘清才:通过向俄罗斯军火商购武,印度、越南借此不断提高军备水平,客观上对亚太地区的和平及稳定会产生影响,尤其是在中印、中越存在领土争端的情况之下。而另一方面,不应该单从俄罗斯对印度、越南出口武器这一个单项出发,得出俄罗斯遏制中国的结论。俄向印度、越南出口武器,更重要的动机是俄罗斯的商业利益。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2-12-28 15:14:00         阅读次数: 6913

媒体聚焦 Media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