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杨成:乌克兰危机深深深几许?

来源:《解放日报》

转载链接: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4-02/20/content_1143259.htm

杨成:乌克兰危机深深深几许?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 



    乌克兰新一波流血冲突表明,距离这场严重政治危机的终结仍然遥遥无期。

    严重对立的当局和反对派对于乌克兰的未来都没有灵丹妙药。他们甚至走不出苏联解体之初就已经兴起并绵延至今的话语结构:到底是弃俄入欧还是疏欧亲俄?也因为如此,乌克兰的国家建构和民族建构进程迄今远未完成。

    这一回,亚努科维奇显然已经难以掌控最终的结果。与此同时,反对派可以利用普罗大众对当局的不满谋求政治红利,但也无法掌控整个抗议进程。这一新变化导致了通过和平对话的方式妥善解决危机的机会之窗正在减少。

    更关键的是,2004年的乌克兰 “橙色革命”,至少曾经提供了一种新的未来想象,而现在的正反双方关心的,仅仅是政权递嬗问题。反对派使用的是一个被神话的“欧洲选择”话语体系,仿佛一入欧盟万病除。甚至连处于风口浪尖的亚努科维奇也一再强调,与欧洲一体化作为一项国家战略从未从政治议程中撤消。但无论是谁都很明了,乌不可能在短期内彻底向俄或向欧“一边倒”。因为那样做一定会导致整个国家陷入更大更深刻的危机,甚至最终解体。

    事实上,作为一个夹在欧盟和俄罗斯两个超大规模的国际关系行为体之间的中等国家,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的20余年时间里,一直未能解决左顾亲欧还是右盼亲俄的根本问题。乌历届政府只是在更多靠俄还是更多近欧之间作某种平衡,以便尽可能多地获得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好处。不过问题在于,俄罗斯与欧盟均不认同乌克兰的“双向选择”。“左右逢源”的愿望也让乌克兰承受着“左右为难”的压力。

    一个不利的信号是,俄和欧盟及西方已经从最初的隐身事外逐渐过渡到直接介入。它们在乌国内都在利用代理人争取对己有利的地缘政治格局出现。这使得乌危机变成了考验俄欧、俄美关系的新准绳。俄罗斯的筹码在于传统的语言、文化、历史等全方位的联系,这些历史遗产将赋予俄在某些领域的战略优势。经济上乌克兰对于俄罗斯的依赖并不仅仅体现在天然气供应方面。欧盟和美国更多地具有所谓的制度优势、规范优势和整体实力优势。长远而言,俄式的国家治理模式对于后苏联国家的吸引力正在趋于消退。而乌国内政治更多体现为碎片化的利益集团马赛克结构,这也有利于西方借助于社会团体介入政治变迁。与俄的经济大礼包相比,欧盟也已经启动相应的机制,承诺向乌提供经济援助。

    最好的方案或许是俄罗斯和西方就乌克兰问题达成共识,以正式或非正式的机制共同促成危机解决,确保乌领土完整和统一,甚至赋予其永久中立国的特殊地位,消解乌的国家认同困境。但更可能的情况会是延续过往二十余年的旧思维和旧逻辑,即乌克兰国内对立双方各自寻求俄和西方的支持,重蹈动荡不安的覆辙。

    自本轮危机以来,亚努科维奇当局已经多次作出让步,以最大限度地维持自身的权力。但一次次的妥协同样会给反对派政治激励。外部大国的深度卷入则进一步加剧和放大了当局和反对派之间难以调和的对抗性。

    以乌克兰为舞台,欧亚大陆核心地带的一场“新冷战”或“新凉战”已经初见端倪。俄罗斯和欧盟以及更大意义上的西方在可预见的未来,围绕乌克兰将会持续展开各种手段的较量,2015年的乌总统选举可能会成为双方博弈的核心阵地。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4-02-20 14:38:00         阅读次数: 4420

中心成果 Achievements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