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第一财经日报》:乌克兰一日变天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转载链接:http://www.yicai.com/news/2014/02/3499464.html

《第一财经日报》:乌克兰一日变天

   短短一天内,乌克兰局势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不打算辞职,也不打算离开乌克兰。”这是22日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接受乌克兰UBR电视台采访时的表态。

   尽管他“不会辞职”的表态犹在耳边,但乌克兰议会却不答应。在当天的投票决定中,乌克兰议会以328票对零票罢免总统亚努科维奇,并宣布将于5月 25日提前举行总统选举。虽然亚努科维奇也曾坚定表态不会离开乌克兰,但乌克兰新就任的国会议长图奇诺夫(Oleksandr Turchynov)称亚努科维奇企图乘飞机逃往俄罗斯。乌克兰边境官员透露,已在乌东部顿涅茨克(Donetsk)地区拦截了亚努科维奇乘坐的离境飞机。

   原来的执政党“地区党”已呈分裂瓦解之势。自近日发生流血冲突以来,地区党陆续有几十名议员宣布退党。

   与此同时,当天议会还通过了一项重要决定,即释放前总理季莫申科。虽然亚努科维奇认定议会的决定“不合法”,称自己不会签署,但季莫申科已于当天获释,并第一时间乘专机飞往基辅,现身独立广场。季莫申科表示,自己不仅要参加5月的总统选举,同时还表示“乌克兰今后将加入欧盟”。

   23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一项决定,由议长图奇诺夫在新总统选举产生并宣誓就职之前履行总统职责。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成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季莫申科被释放出狱是乌克兰政治危机演变至今的一个必然结果和标志性事件。这意味着亚努科维奇政权对整个局势已失去掌控,反对派在乌国内激进力量的推动下已进入权力更迭的既定议程。”

   国内外博弈将继续

   地处亚欧地缘政治与东西方文化裂缝的乌克兰,自去年11月与欧盟签署的联系国协议破裂后面临外交选择困境与国内动乱的双重危机,在5月大选来临之前,国内各派别的博弈与外部力量干预势必将继续左右乌克兰政局的走向。

   在杨成看来,乌克兰的这场危机由深层次的结构性因素导致,现有各方面的解决方案都不能彻底消解它。这意味着未来有可能会重复发生类似的动荡和无序,最终自然损害包括俄、西方和乌克兰国内民众在内的诸方利益。在某种程度上,乌克兰内外的政治力量都在被一小部分激进力量牵入一场承担不起但又不得不加入的激烈博弈。

   值得关注的是,化解危机的主动权并不完全掌握在乌克兰人手上,越来越多的人将乌克兰乱局视为西方与俄罗斯的博弈。在此前危机发酵的过程中,美国、欧盟、德国、法国都卷入其中,誓言制裁暴力事件的责任人。与西方的高调介入相比,俄罗斯目前表现得比较克制,但表示不会对邻国的动荡置之不理。

   总体来看,乌克兰中西部居民普遍亲欧,东部居民则与俄罗斯更亲近;前者有人口优势,而后者工业基础雄厚,但如果乌克兰真如季莫申科所言,“在不久的将来加入欧盟”,在东西力量相对均衡的情况下,很难说这样的决定就不会再度分裂社会。

   杨成认为,从短期看,复出的季莫申科正在试图凭借其丰厚的政治资本积累暂时统合起反对派阵营,在即将重新举行的大选框架内塑造新的乌克兰权力结构。至于亲俄的东部地区能否接受这种结果尚不得而知。内战和分裂作为一种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当然,俄乌国内各派如果可以接受一种暂缓局势的联邦制安排也是一条出路。杨成强调,乌克兰的危机绝不仅仅是一场权力危机,新的权力架构很难在短期内纾解经济困境。至少可以预期乌的短期动荡是难以避免的。

   “从长远看,如果国际社会,尤其是俄欧无法就乌克兰危机提出一个建设性的、超越现有的赢者通吃模式的方案,乌克兰即便可以一时通过政权更替平息动荡因素,也迟早会重复外交选边站与内政东西分裂的恶性循环。”杨成说道。

   中国军工企业或受波及

   20日,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表示,乌克兰的现状给中国还有俄罗斯的军工企业带来很多麻烦,一旦发生政权交替,开始人员清洗和重新划分财产,完全有可能会上演悲剧。而俄罗斯传媒委员会主席米特来范则指出,乌克兰政权的改变将不可避免,俄中两国必须要应对这种变数。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军事专家王国乡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苏联解体前的军工重地乌克兰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成为全球最大的高精端军事技术供应国和人才流失国之一,受益方包括印度、韩国和中国等许多国家。自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开启旨在引进人才和技术的“双引工程”至今,在部队、军事工业系统和科研系统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的军事技术因为和包括乌克兰在内的一些国家保持了密切合作,有了一定的突破,军事工业的整体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军队战斗力有了质的跃升,维护国家安全和核心国家利益的能力不断增强。中乌军事合作几乎涵盖了陆海空二炮等多个军兵种,其中就包括瓦良格航母和舰载机技术。乌克兰局势的动荡可能会影响中乌长期以来的军事合作,但中国的对外军事合作长期坚持“以我为主”,因此并不会受巨大影响。

   杨成认为,从长远角度看,乌克兰的动荡对中乌关系的发展殊为不利。乌如果向欧洲一边倒还可能对中国产生战略性影响,军事技术等实质性合作至少会受到牵连。但成长中的中国显然是包括乌克兰在内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忽视的外部力量。无论谁执政,发展对华关系都是其对外政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相关

   乌克兰危机:欧洲新博弈场

   普京在乌克兰主权问题上毫不让步。在普京看来,欧盟尝试与乌克兰签署协议的严重性不比2008年格鲁吉亚试图加入北约轻多少。格鲁吉亚试图加入北约引起了俄、格之间为期5天的战争,导致格鲁吉亚独立派所在地区被俄罗斯军队占领,北约不得入此。这些经验可能在乌克兰派得上用场。

   亚努科维奇相信自己拒绝和欧盟签署协议能换取俄罗斯的资金支持。但普京并不信任亚努科维奇,他需要更稳固的措施来确保乌克兰依附于俄罗斯。一场嫁祸于激进分子的国内冲突,不仅可以阻止欧盟和西方的干预,还能让俄罗斯控制乌克兰的部分地区。

   乌克兰“西风压过东风”背后:“亲欧”年轻人走上社会舞台

   乌克兰变局的背后,是一个国家在政治上的撕裂。此次示威者中很多中坚力量来自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而刚刚被议会宣布罢免的总统亚努科维奇最后一次在乌克兰东部城市哈尔科夫露面。这绝非偶然。两座城市分别代表着乌克兰内部的两种力量:西部的亲欧洲派和东部的亲俄罗斯派。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欧洲在文化上的吸引力显然要大过俄罗斯,尤其是在年轻一代。这不仅是在乌克兰,在整个东欧地区都是一个大趋势。“加入欧盟”在这一代人中像是一剂万灵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此次示威者之中,年轻人占了大多数。

   乌克兰会面临主权债务违约风险吗

   标普在声明中指出,俄罗斯进一步提供贷款支援的不确定性将贯穿整个2014年,并将乌政府还债付息风险推高,因此,在乌国内政局已明显恶化的情况下,若环境无明显改善,乌克兰可能违约。

   标普表示,不排除在未来进一步下调乌克兰主权信用评级的可能性。而持续的“负面”展望显示乌克兰政府尚未获得足够的外部资金来避免选择性违约或不良债务交换。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4-02-24 16:12:00         阅读次数: 3789

媒体聚焦 Media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