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杨成:乌克兰权力更迭的动力方程及其启示

来源:中国网

转载链接:http://news.china.com.cn/rollnews/news/live/2014-02/26/content_25148662.htm

杨成:乌克兰权力更迭的动力方程及其启示

   原标题:乌克兰权力更迭的动力方程及其启示 以亚努科维奇被罢免和反对派重量级成员季莫申科出狱为标志,过往三个多月始终呈现波诡云谲态势的乌克兰政局总算迎来了短暂的宁静。但这绝不意味着动荡和无序的因子随着乌克兰政权的迅速更替就自然消解。

  对于这一场危机的起承转合,很多人猜到了故事的开头,但却没有猜中复杂的进程,也很难预测最终的结果。谁能想到,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反复权衡最后不得不选择与俄合作以免国家经济猝死的亚努科维奇会遭遇到如此大的国内抗议。谁会意识到,一轮轮较量会造成那么大的人员伤亡。又有谁预料到,刚刚和反对派签署了和平协议,乌最高领导人就被迫连夜仓惶逃离基辅并至今行踪成疑。

  这段时间,整个国际社会目睹了一个转型国家的精英和大众在权力争夺方面的诸多异象。处于俄罗斯和欧盟两个超大规模国际关系行为体之间的乌克兰的未来命运已经越来越令人担忧。

  横向看,类似的政治力量两极化格局以及随之而来的持续对立、无序抗争和社会分化在后苏联空间内似乎曾是一场经典剧目。二十多年前的莫斯科见证过当局与反对派的激烈对抗,并以炮打“白宫”和著名的93宪法结束了国家构建的第一步。

  但还是有人认为,乌克兰是乌克兰,俄罗斯是俄罗斯。二者的政治文化不同。在这个先天具有分裂性格的国家各派政治力量善于达成妥协。即便是2004年的“橙色革命”,所昭示的也恰恰是这种政治心理和政治文化架构。

  问题是,暴力的1993年为俄罗斯在后苏联时期的政治发展划定了基本议程,而时下的乌克兰似乎仍陷于固定的历史轨迹之中难以自拔。严重对立的当局和反对派对于乌克兰的未来都没有灵丹妙药。国家建构和民族建构进程迄今远未完成也预示着,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的未来发展不确定性远大于确定性、动荡性远大于稳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少数激进力量在亚努科维奇的倒台过程中发挥了台柱作用。在很大意义上,是这群人,而不是作为精英的反对派政客在左右着整个政权递嬗的议事日程。在他们一波接一波的抗议声浪中,亚努科维奇连借助在欧盟调停下与反对派签署的让权协议试图体面离开的一丝丝可能都被剥夺了。

  曾经在2004年“橙色革命”和历次反政府示威游行中扮演组织者角色的反对派可以利用普罗大众对亚努科维奇当局的不满谋求政治红利,但也代表不了在首都和地方上与当局警力直接冲突的激进力量。

  这种被此前多作为边缘性政治力量的少数抗议者左右的以非理性的方式胜利推动的非典型政权更迭现象应该引起关注。理论上讲,这可能是继以非社会主义威权政体为夺权对象的“第三波”、以苏联东欧剧变为代表的“第四波”民主浪潮后生成的“第五波”反政府浪潮。在社交媒体日益发达的全球化时代,“第五波”的鲜明特征就是精英的草根化、抗议运动动员机制的网络化、夺权方式的极端化和暴力化。在某种程度上,乌克兰国内外的政治力量都在被一小部分激进力量牵入一场承担不起但又不得不加入的激烈博弈。

  倒亚过程中获益的乌克兰政治家们在明知道有诸多问题难以解决的情况下,仍然毫不犹豫地把加入欧盟作为自己绝对优先的政策选项。他们不是不清楚,此举只会撕裂乌国内的东西部二元对立但共存的脆弱认同结构。但在权力面前,谁又敢忽视群情激昂的民意呢!即便清楚地知道这是一把双刃剑,忙着抢占后亚努科维奇时代权力架构中优势地位的反对派精英也会飞蛾扑火。

  而民意又都是理性的吗?欧盟真的愿意马上接纳乌克兰吗?俄罗斯能够接受这样的局势演变吗?乌即便入欧就能化解国内由来已久的东西部认同隔阂吗?乌克兰做好了全面改革内政和经济的准备了吗?能承受其中的巨额成本吗?在必然会经过阵痛期的情况下,老百姓的不满情绪会再通过一场场权力更替释放吗?西方或许在乌政权变化之后一时得利,但可以承受住俄的强势反弹吗?

  在基辅街头及各地与当局激烈对抗的群体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愿意意识到,乌克兰当前的困境绝不可能通过一场走马换将的政权更替就得以自动消除。即便是欧盟在极端情况下同意乌克兰火线加入也绝不意味着福音就此来临。那种认为一入欧盟百病除的想法实在是图样图森破!他们将会很快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俄罗斯知名政治分析家、国防与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卢基扬诺夫曾指出,在所有后苏联国家中,乌克兰被认为在政治力量组合上拥有最接近于西方公民社会的网状结构,因而也最容易受到西方的影响。由此我们可以发现,这实际上是一场糅杂了国内和国际因素、作为认同的精神因素和作为利益的物质因素在内的结构性矛盾体,在少数精英忙于操纵民意争权夺利的过程中急剧释放破坏效应的复合型危机。当民主仅仅是权力的工具时,至少可以预期乌的短线动荡是难以避免的。而从长远看,如果国际社会,尤其是俄欧无法就乌克兰危机提出一个建设性的、超越现有的赢者通吃模式的方案,乌即便可以一时通过政权更替释放出动荡因子,但迟早会重复外交选边站与内政东西分裂的恶性循环。

  乌克兰的形势发展已经表明,一个国家拥有理性的发展战略规划有多么重要!一个民族形成统一的身份认同有多么重要!一个社会保持和谐稳定有多么重要!一个政体发展成熟的政治文化有多么重要!而作为当权者,保持廉政勤政和真正代表人民利益有多么重要!

  当乌克兰的各路政客还在重复着20多年来永恒不变的政策辩论话题和话语体系,但又提不出超然于左顾亲欧右盼亲俄的第三条道路时,任何一场政治变迁都只会产生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表面效果,而解决不了实质问题。危机已经开始,危机必将持续!(杨成)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4-03-04 10:12:00         阅读次数: 4619

中心成果 Achievements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