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东方早报》:“若克里米亚独立,乌克兰或全面分裂”

来源:《东方早报》

转载链接: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4-03/01/content_868540.htm

《东方早报》:“若克里米亚独立,乌克兰或全面分裂”

专家圆桌

  李新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

  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

  杨成 华东师范大学

  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

  理查德·萨克瓦

  英国肯特大学

  俄罗斯欧洲政治学院院长

  早报记者 苏展

  

  东方早报:俄罗斯是否有开战的意图?

  杨成:在极端情况下俄罗斯是可能会利用克里米亚独立等议题直接介入乌克兰危机的。但直接派兵永远是一个下下策。俄罗斯采用类似于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五日战争”的方式,强势干预乌克兰危机的可能性相对较低。保持高压的目的是要迫使乌克兰亲西方势力及其背后的西方扶持者充分考虑激怒俄罗斯的后果,促其作出重回左顾欧盟右盼俄罗斯的传统二元平衡外交格局的理性选择。

  萨克瓦:关于俄罗斯军事干预的导向都出于西方媒体的故意渲染。

  “克里米亚

  本就属于俄罗斯”

  东方早报:西方是否会让步?

  杨成:对西方阵营而言,为防止将俄逼入墙角,避免欧亚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板块因乌克兰危机急剧重组,让乌克兰保持乱而不倒、在现阶段不完全“去俄罗斯化”是一个最符合其利益的选择。一旦与俄正面相撞,西方也难以承担其庞大成本和潜在损失。

  李新:西方不会在此议题上做出让步,但落实到实际行动,也无外乎做做表面文章。很有可能如同2008年俄军进攻格鲁吉亚时,北约所做的那样,仅仅派出舰队与俄罗斯舰队在黑海对望。

  东方早报:在克里米亚的未来走向中独立、维持现状和并入俄罗斯,哪种可能性比较大?

  杨成:这更多取决于乌克兰能否保证俄罗斯的战略底线不被突破。

  事实上,这是一个老议题,也是俄罗斯在乌克兰历来外交西靠之际的常用手段,而且屡次奏效。有趣的巧合是,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议会的公投时间同样放在了即将举行全国总统大选的5月,这更加增加了此项议程的工具性特征。与之相配合,俄“公正俄罗斯党”已经建议修改新联邦主体接受和构成程序方面的法律条款,去除原先的国际法律文件确认这一条件。这意味着一旦此提案获得议会通过,在克里米亚全民公决结果是支持加入俄罗斯的情况下,俄罗斯可秉承民意自动接受。

  李新:首先是独立,随后再并入俄罗斯。即使克里米亚5月全民公决的结果是赞成独立,基辅新政权也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通过武力镇压避免。届时,俄罗斯可能借保护俄族居民为由,军事介入克里米亚。

  萨克瓦:克里米亚不可能独立。严格意义上而言,克里米亚本来就属于俄罗斯,我认为俄罗斯会向其未来的领导层渗透影响。

  “亚努科维奇是一枚弃子”

  东方早报:乌克兰会走向分裂吗?

  萨克瓦:当下无法预计。乌克兰现在就如同一个找不到方向的醉汉,磕磕碰碰,但无论如何都会保全国家的完整性。我认为乌克兰不应该在俄罗斯和欧盟中做出任何选择,相反应与两者都维护好关系。

  李新:这是乌克兰乱局最后一种可能性。如果俄罗斯军事介入使得克里米亚获得独立,那么就会在乌克兰东部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六七个以俄语居住者为主的州就会相继独立或者并入俄罗斯。

  东方早报:亚努科维奇的政治前途如何?

  杨成:亚努科维奇从其与反对派签署和平协议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势必成为俄罗斯在乌克兰战略大局中的一枚弃子。普京特使参与调停的目的并不是要力挺亚渡过难关,而是要促其体面下台,以便腾出足够时间安排后亚努科维奇时代的政治格局。

  李新:亚努科维奇逃入俄罗斯境内就只为保全性命,无政治前途。

  “5月总统大选是风向标”

  东方早报:当下缓解乌克兰局势的关键点是?

  杨成:其一是今年5月的乌克兰总统大选。就国内政策意义而言,新领导人必须设法弥合因持续动荡带来的东西部认同差异及俄罗斯族和乌克兰族之间日益扩大的隔阂。就对外政策而言,新政权必须重新回到相对均衡的多向度外交,让俄和西方都能获得各自的利益但又不至于破坏脆弱平衡。其二是乌能否在短期内获得庞大的外部资金扶持,较为顺利地度过严峻的经济危机。

  萨克瓦:强力的经济援助是目前乌克兰最需要的。解决乌克兰局势的关键是东西两方的合作。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4-03-03 10:01:00         阅读次数: 3990

媒体聚焦 Media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