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潇湘晨报》:新冷战来临?仍可能“架照吵,舞照跳”

来源:潇湘晨报

转载链接:http://news.163.com/14/0321/02/9NR0KKQ300014Q4P.html

新冷战来临?仍可能“架照吵,舞照跳”

   20日,俄罗斯下议院通过了克里米亚入俄的提案。19日,在俄罗斯宣布接受克里米亚入俄后,乌克兰政府表示,乌克兰政府已经制定计划,准备撤出所有乌克兰军事人员及其家属,将多达2.5万名人员重新安置到乌克兰大陆。美国则威胁对俄采取进一步制裁,但美国总统奥巴马重申,不会使用武力。俄方则警告,将针锋相对并且在国际事务中不给予合作。

   有人称克里米亚危机会使世界面临新冷战,但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成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只要俄与西方在适当时间内找到双方均可体面收场的妥协方案,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

   俄罗斯立场为何强硬

   俄认为克里米亚关乎俄战略生存空间

   潇湘晨报:为什么普京在这次克里米亚危机中表现得如此强硬?

   杨成:普京当局在以克里米亚统独为核心议题的乌克兰危机的第二阶段立场异乎寻常地强硬,背后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几点:其一,俄在克里米亚半岛部署了黑海舰队。这是从沙俄至今俄孜孜以求并细心呵护的重要出口,关乎俄战略生存空间。莫斯科担心基辅临时政府为彰显自身西倾路线而重审黑海舰队协议,损害俄核心利益。其二,与2004年“橙色革命”时期相比,俄认定此次危机具有更大的破坏性,乌很可能走出在俄欧之间左顾右盼的历史轨迹。为此,俄必须予以强硬应对。其三,俄罗斯进入了经济持续低速增长期,普京本人及其团队面临的挑战日益增多。俄素来有塑造外部敌人的堡垒意识,可借此动员国内反美反西方力量,增强普京当局的正当性。

   潇湘晨报:吞并克里米亚会在多大程度上加强俄罗斯的影响?

   杨成:俄在获得克里米亚后,改变了第二阶段危机中的被动局面。一旦西方国家和基辅临时当局恶意相对,俄仍有可能利用乌克兰东部和南部地区的亲俄力量发动类似的动员,从而向对手施加强大压力,居于主动地位。

   俄乌关系走向何处

   乌仍有可能基于现实需求推动两国关系正常化

   潇湘晨报: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安德里·帕鲁比周三宣布从克里米亚撤出人员,您怎么看待乌克兰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态度?

   杨成:乌从克里米亚撤出纯属无奈。公投结束后,俄正在快速完成接纳克里米亚的各项法律程序。连美国都已明确表态不会军事介入。基辅临时当局除了抗议和寻求外部支持外,很难在一个高度亲俄的地区发动反分离运动。

   潇湘晨报:乌克兰称要退出独联体,您认为俄乌之后的关系将如何发展?

   杨成:乌退出独联体是对俄接纳克里米亚的正常反应。无论是否是双重标准,俄罗斯此举势必会强化自科索沃事件以来由主要大国支持的、以公投等方式自决的分离运动,实际上已经开启了一个潘多拉盒子。基辅临时当局面对这一局面不可能不做强硬反应而默认克里米亚加入俄。在实力不济、西方支持又口惠而实不至的情况下,乌能动用的无非是外交手段。召回大使、退出独联体都是可以预料的姿态。

   俄乌关系在短期内将走入低谷已毋庸置疑。2008年“五日战争”后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关系可作参照。但从中长期前景看,如果乌不能找到超然于左顾亲欧右盼亲俄历史循环的第三条道路,乌仍有可能基于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现实需求推动两国关系正常化。

   制裁会有效果吗

   若西方在金融市场上做空俄,俄将受严重冲击

   潇湘晨报:西方国家警告将会对俄罗斯实施自冷战以来最严厉的制裁,您认为西方还会采取什么措施?您同意世界再次面临冷战这一说吗?

   杨成:新冷战已经拉开帷幕,但其结果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有可能从冷战到凉战过渡到温战,甚至不了了之,最终俄与西方架照吵,舞照跳;也有可能维持一个相当长时期的对抗。但从长远来看,国际权力转移的大势决定了俄与西方之间的这一轮博弈不可能替代亚太舞台上的大国互动。

   潇湘晨报:有专家认为,外界高估了普京“能源牌”的作用。北美页岩气革命后,俄罗斯“能源牌”还能对欧盟起到多大作用?

   杨成:对欧盟而言,美国“页岩气革命”的传导效应尽管已经使其在对俄能源合作问题上立场较前更为有利,但毕竟欧盟还不能完全不进口俄气。但不应该忘记,制裁本身不是目的,只要俄与西方在适当时间内找到双方均可体面收场的妥协方案,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

   潇湘晨报: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在多大程度上能对俄罗斯产生实际影响?

   杨成:政治和外交方面的制裁对俄而言更多是象征性的。俄在八国集团内部本身的地位就较为尴尬,以美国为首的G7内部的团结一致立场是俄可望而不可及的。在此意义上,当俄与西方急剧对抗时,它在乌克兰的战略利益要比获得G8席位作用重要得多。

   在国际金融市场、俄罗斯资本市场对俄采取制裁措施操作性还是很强的。普京在2008年曾一度认为俄是国际金融危机的平静港湾,但实际上这一轮风暴很快席卷了俄罗斯。如果此次西方在金融市场上做空俄罗斯,俄的经济发展显然将会受到严重冲击。

   如何看待中方立场

   中国可利用更多巧实力,更为积极地介入 

   潇湘晨报: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投票中选择弃权,普京在周二的演讲里表示感谢中国,您怎么看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态度?

   杨成:与2008年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问题类似,俄显然希望得到中国的全力支持,但中国有自己的内部政策考量及国际道义担当,因此采取了相对客观中立的战略。经过2008年的纠结,俄罗斯此次显然已认识到中国没有站在西方一边,就已经是对俄最大的支持。在我看来,中国完全可以在超出中俄关系和权力转移的视野内,利用更多的巧实力,基于对人的安全的考量,更为积极地创造性介入乌克兰危机。而在主权和领土完整问题上,坚持原则同样是必要的。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4-03-22 15:15:00         阅读次数: 3445

媒体聚焦 Media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