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冯绍雷:乌法会议 - 一个标志性时刻

来源:解放日报

原文链接: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5-07/11/content_111618.htm

 

乌法会议:一个标志性时刻

冯绍雷

    从一个长时段来看,乌法会议可以说是地区合作长过程中的一个标志性时刻。

  全球政经的两大趋势

  对于乌法会议,可能不能仅仅从欧亚地区本身来加以理解。因为,无论是金砖国家、还是上海合作组织,其核心成员国首先都是新兴经济体的代表。因此,他们的发展之路,不可能不与全球形势变化紧密关联。至少有两大全球性的政治经济趋势与金砖和上合组织在乌法举行的会议是直接有关的。
  从近期来看,一个突出的变化是以西方工业发达国家为主导、以所谓“高层次市场合作”为基础、并明显带有地域分割性的区域合作组织的构建,正在加快步伐。无论是TPP,还是TTIP,尽管困难重重,但美国“快速道”立法授权的确立显然有利于推动上述谈判进程。就在乌法会议的同时,美国和越南“全面伙伴关系”的确立,也预示了未来全球和区域合作的多方向态势。从这个意义上看,欧亚地区和全球新兴经济体的代表性国家之间提升合作水平,发展相互之间的经济联系,有利于在未来区域竞争与合作的新格局中,发挥其整体性作用。这种整体性作用的提升完全不是为了重复冷战式的对抗、区域分割式的零和博弈,而是为了争取机会推进更广泛的合作,在竞争格局下维持全球和地区经济的均衡发展。
  全球政治经济角度的另一个重要趋势,是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的复苏进程将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新兴国家的未来发展。美联储准备终结量化宽松(QE)政策的步骤一再被推迟,这说明欧美发达国家依然担心复苏进程的不稳定。在上合组织和金砖组织中,几乎每个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最近所遭遇的各种内外挑战也反过来说明,全球经济和金融走势的稳定复苏、各国摆脱自身困境,还需要通过深化合作来实现。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对于世界经济的引擎与推动作用。进一步言之,一旦美国真正走出QE、表现出强劲增长势头,可能会对新兴国家带来更大的挑战。所以,未雨绸缪,深化合作,迎接挑战,这就是乌法会议的当下意义之所在。

  欧亚国家的新转型期

  而从地区层面来看,也有两个重要趋势值得高度关注。
  第一,最近以来一连串的欧亚国家都提出了自己关于本地区发展的构想和战略。这里有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计划、蒙古国的“草原之路”构想、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还包括地区之外、但依然在该地区有着重要影响的美国,也有着自己的许多构想。所有这些反映了各国发展理念和地区现实的战略、规划和构想,需要通过加强相互之间的协调和合作,深化沟通、加强磋商、取长补短、形成合力,使得上述区域发展的构想都能够真正发挥长远的积极效应,促进地区稳定和发展。
  第二,从长远发展来看,苏联解体以来,这一地区主要国家的内部政治经济转型大体上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是一个以“华盛顿共识”为主导、自由主义为导向的转型过程,其中包括私有化、市场化、政治民主化等内容。第二阶段从本世纪初期开始,是对于前一阶段自由主义路线所带来的正反两方面后果进行调整和改进的阶段。在此期间,中、俄、哈等欧亚地区一些主要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出现新走向:随着经济发展,国家实力增长、国有部门在国民经济中作用抬升,在内外事务中的国家主体性凸显等。
  在经历了这两个阶段之后,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到乌克兰危机发生,一系列全球和本地区形势的迅速变化,预示着这一地区的主要国家可能将开启一个新的转型阶段。无论是哈萨克斯坦总统提前大选之后正在认真准备的五个领域的全方位改革; 无论是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精英正在思考中的“危机政治经济学”,即以进一步开放改革来探寻生存和发展之路;还是中国在习近平、李克强主政之下,既强调国家建构,凝聚国民共识,又切实地发挥市场基础作用,减少不必要的国家干预的新改革思路,都表现出这样一种未来的可能前景。
  这就要求这些国家在内部复杂转型和对外交往中,继续凸显和加强国家的宏观主导和调控作用,提升国家治理水平。事实证明,若无此,无论是转型、改革,还是现代化进程都难以为继。在此同时,必须进一步发挥市场作用,动员社会各方面各阶层积极因素,提升政治文明和民主决策的水平,加强法制建设。
  此外,还有非常必要的一步,就是欧亚地区发展中和转型中国家之间的相互合作,营造内部改革的良好国际环境,并力争以这种“开放式的倒逼”——不仅向西方国家开放、也向发展中和转型中国家开放——来推动内部的进一步改革。

  地区合作的一条新路

  从乌法会议的初步成果来看,第一,无论是金砖、还是上合组织,均把目光投向未来的发展,并已经对此做出了中长期的预估和安排,这是国家导向之下的区域合作的一个自然结果。第二,从规模上看,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可能为上合组织带来新的动力,特别是南亚方向的发展机会;同时,上合组织也可能为这两个国家的发展和未来的和谐相处提供条件。第三,从质量上看,不仅有类似于金砖银行、应急储备基金等体制性的设置,而且类似于中蒙俄三边会谈的多边机制也在逐渐实施。这都证明了欧亚地区合作有望走出一条新路。
  这条新路的含义在于,不仅追求一种新型的外部发展模式:不对抗、不冲突、不干预内政、努力实现在多样化路径之间的和谐共存;同时也期待以此化解危机,推动内部治理水平的提升。这可能是乌法会议留给世界的一个重要信息。(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5-07-12 12:01:00         阅读次数: 3536

中心成果 Achievements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