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刘军:以欧亚战略应对大国关系新变化

来源:人民论坛

转载链接:http://www.rmlt.com.cn/2015/0720/395391.shtml

   中国外交战略应理性对待俄美在亚太地区的分歧

   乌克兰危机后,大国关系再度进入一个分化、调整与转型的时期。主要表现为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倒退,中俄关系的上升,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面临挑战。虽然 不排除在一个特定的时段俄罗斯与西方,尤其是与美国关系会重回常态,但是从目前来看,还缺乏促使关系根本性转变的突破口。这一背景下,或许有人认为中俄联 手对抗西方的局面已初步形成。但是,从中俄美三边关系来看,任何一对双边关系的上升或者下降,都不必然对第三方构成决定性的影响。中俄关系的良性发展不会 影响中美关系的改善,中俄关系的发展逻辑也不受俄美关系的制约。俄美接近并不必然对中国的国家利益构成损害,俄美冲突也不至于使中国的外交战略陷入“选边 站”的境地。

   一方面,俄美战略接近本身与中俄关系的发展并不冲突,叶利钦时代俄美关系的“蜜月”时期也正是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起步时期,梅德韦杰夫时期俄美 关系的重启也并没有导致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倒退。另一方面,俄美战略对抗对中国外交的影响则是双重的。双方都有争取中国支持的意愿,这会让中国在外交 上处于一个较为有利的位置,但同时也有可能使得中国处于“选边站”的境地。因此,从中国角度来看,并不希望俄美关系处于尖锐的对抗状态。俄美之间对抗与合 作的常态发展最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也有利于中国外交环境的构建。

   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中国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均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必然要求中国外交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统筹发展安全两件大事,维护 和延续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这就要求我们处理好和两个大国的关系,即中俄关系与中美关系。当下要极力避免形成一种中俄联手对抗西方的态势,因为无论 是中俄关系还是中美关系,其健康理性的发展都是中国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关键所在。

   冷战后的中俄关系是实践新型大国关系的成功典范。2015年5月9日,中俄签署关于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倡导合作共赢的联合声明,以及“一带 一路”与欧亚联盟对接的联合声明,标志着中俄关系步入新阶段。俄“社会舆论”基金会进行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视中国为俄友好国家的俄罗斯人在受访者中的比 例高达78%,持相反立场的人仅占7%,而五年前这两个数字分别是60%和25%。从中俄关系来看,中俄之间处理双边关系遵循的几条基本原则是:第一,关 注对方核心利益;第二,相互尊重,互视为平等的伙伴关系;第三,紧密的高层互动沟通,并把这种紧密的政治关系转化为务实合作;第四,重大战略构想相互对接 而不是相互排斥。虽然任何一对双边关系都不可能简单复制、运用于另一对双边关系,但是处理任何双边关系的内在机理与逻辑则是一致的。

   随着中国力量的不断上升以及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实施,中美之间的战略碰撞更加明显,尤其是围绕中国海疆沿线,美国同相关地区国家集体挑战中 国,使得中国周边安全形势更加严峻。在中美倡导新型大国关系的背景下双方依然摩擦不断,中美均需要进行反思。而参考处理中俄关系的成功经验则是中美两国都 需要思考的重大问题。

   “一带一路”下欧亚战略必将成为重点

   随着中国的成长与力量的不断提升,一方面,中国终究要发展成为一个全球大国,这也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另一方面,当下中国只能定位于一个欧亚地区 性大国。为此,构建与自身实力相匹配的对外战略刻不容缓。而理性客观地认识自己,准确地对自身的国际地位与影响作出判断是制定对外战略的前提,对外战略过 于超前或者滞后在实践中都是不明智、甚至是有害的。一个全球大国不能局限于地区战略,一个地区强国也不能过早推行全球战略。

   当前,作为欧亚大国和作为上升中的未来全球大国,构建欧亚战略就成为中国不可回避的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作为一个欧亚大国,必须要有清晰的欧亚战 略。中国的欧亚战略一要考虑发展,二要考虑安全。从发展层面上看,“一带一路”是中国欧亚战略的核心;从安全层面上看,立足欧亚大陆,全面建设与俄罗斯及 欧盟的战略伙伴关系,避免与美国的战略碰撞是中国欧亚战略的关键所在。

   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正式提出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这是中国主动应对全球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在当前中俄关系与中美关系呈现出反向发展态势的背景 下,以“一带一路”构想为依托,实现中国战略重心的相对转移,构建中国的欧亚战略,亦是较为理性而又现实的战略安排。从发展角度看,“一带一路”是中国实 施欧亚战略的核心内容,它不仅将大大推动新一轮对外开放,而且还将通过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与人文交流,极大改善周边环境,为实现中国“两个百年”奋斗目 标奠定坚实的外部基础。

   面对欧亚主要大国分歧构建好欧亚战略

   如果说“一带一路”是中国欧亚战略构架中的发展内核,那么,中国与欧亚大陆上重要国家行为体以及与相关域外大国的相互关系就涉及中国欧亚战略的安全 内核。经过20世纪末至今近二十年的发展,欧亚大陆主要行为体的发展态势及对外战略展现出非常显著的特点:俄罗斯走出了20世纪90年代的混乱并逐步走上 复兴的道路,欧盟通过一体化的深入发展及扩大成员描绘出全球共同体的图景。而自2008年以来金融危机及近期乌克兰危机的影响,欧亚大陆地缘政治格局再一 次趋于复杂化。在其中,美国始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变量。

   当前,中国与欧亚大陆的交往呈现出较好的发展态势。除了中俄关系的顺利发展外,同时期的中欧关系也进展顺利。近十多年来,欧盟一直是中国最大的贸易 伙伴和进口来源地,中国则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同时也是欧盟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和第三大出口市场。金融方面,英、法、德、意等15个欧洲国家申请成为亚洲 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创始成员国。在欧亚地缘政治板块中,以健康的中俄、中欧战略伙伴关系为基础是中国构建欧亚战略安全网络的根本保障。一方面,中国要积极利 用中俄、中欧战略伙伴关系构建中国的安全格局。另一方面,作为域外大国,美国在欧亚大陆的战略影响将长期存在,其传统的与欧洲的盟友关系、在中东地区的影 响、9·11之后在中亚阿富汗地区的影响、传统的亚太盟友关系等都决定了美国在欧亚大陆的重要地位。因而,中国将战略重点转移到欧亚大陆,在一定程度上与 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形成战略错位,对于维护与延长中国的战略机遇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是,从根本上说,美国仍然是欧亚大陆上的一个重要的国家行 为体,战略错位从根本上解决不了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这就回到上文所提到的,中美均要反思如何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总之,未来十年将是中国发展的关键时期,是“第一个百年”目标能否得以实现的关键。中国的欧亚战略要在处理好与俄罗斯、欧盟关系的基础上,对外争取 发展空间,坚持和平崛起,同时立足欧亚大陆,避免与美国的战略碰撞,借助“一带一路”大构想实现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本文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教授)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5-07-24 14:33:00         阅读次数: 4357

中心成果 Achievements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