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郑润宇:俄罗斯、土耳其又出事了,普京会做出出格动作吗?

来源:东方网

转载链接:http://pinglun.eastday.com/p/20161220/u1ai10176280.html

 俄驻土耳其大使刺身亡,俄土冤家的故事又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俄土之间是否会因此升级冲突,普京是否会再做出种种出格的动作,引发各方关注。国际形势的发展,虽然总不按我们预想的套路出牌,但其内在的游戏规则还是相对稳定的。

  回想2015年底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后,俄土关系一度严重恶化,外界许多揣测认为,普京会用强硬手段进行报复。更有一种马上要发生军事冲突,打上一仗的感觉。但当时俄罗斯对土耳其的报复非常有限,其经济层面的制裁,对土打击并不如俄方预想那么大。相反,由于对土经济制裁,直接导致俄罗斯国内的许多基本食品价格飞涨。

  其实,俄土之间的数百年战争恩怨,并不能解释为俄土关系必然会进一步恶化或选择对抗的理由。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土耳其不仅向俄罗斯道歉,而且两国总统正式会晤时,对许多问题都答成谅解,并开始选择更密切的国家层面合作。目前,双方正走在这条恢复的路上。这次大使遇刺,由于并不带有明显的土耳其国家色彩,在调查案件中,土耳其能否更多的配合俄罗斯,并使俄土职能部门进一步合作,也有可能。

  另一方面,考虑到2014年以来乌克兰的动荡,俄土之间是否会像其一样发展也值得考虑在内。毕竟,当年的俄罗斯军事政治全面介入乌克兰,就是因为当时的乌克兰在选边站欧盟的同时又突然倒向俄罗斯,乌克兰希望同时取悦西方和俄罗斯,却又不得其法,直接导致引火烧身。考虑到7月土耳其政变后上台的新政府对俄对欧态度的变化,土俄之间的关系,是否会向乌克兰问题方向发展也值得考量。

  从俄土之间目前较为尴尬的关系来看,我们可以从不同视角观察他们的处境:

  1.共同面临的国际孤立

  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俄罗斯面临前所未有的国际孤立,美国对俄的“重启”战略彻底宣告失败。全球层面对俄罗斯全方面政治外交孤立成为一个现实。俄罗斯除选择向东寻求更多与中国合作外,在国际层面基本没有话语权,并处于完全被忽略状态。

  叙利亚危机中,俄罗斯的强行军事干预,是其打破国际孤立的重要布局,逼美国等西方大国重新来和俄罗斯商讨问题。虽然,俄罗斯再次在国际舞台出声,但其孤立状况并没有改变。美国愿意与其谈具体问题,但对俄罗斯的全面孤立态势并不会变。随着奥巴马任期即将结束,选择忽视俄罗斯,回避俄罗斯,消极对待俄罗斯,是美国的一种基本态度。

  在这种背景下,俄罗斯不再指望美国主动改善俄罗斯的国际生存环境,只有完全依靠自己去解决“被孤立”的状况。俄罗斯通过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政治影响,一定程度上“乐观其成”的看着欧洲因叙利亚难民问题而搞得不可开交,目的是为自己以叙利亚为基点,在中东和欧洲问题上取得更大话语权,以此显示自己在中东和欧洲不可忽视的地位。

  在这个过程中,俄罗斯更需要盟友的支持。从俄罗斯来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原先的独联体成员国,对俄罗斯的担忧已导致对俄信任度的骤减。寻求支持者,俄罗斯最习惯的就是高举反美大旗。而美国掌控全球的局面已经不再,诸多地区问题的出现又多少与其有分分割的关系。在此背景下,选择对美不满,同时与俄罗斯有共同利益的国家,就出现了一些潜在的选项。

  从土耳其来说,作为夹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选择双方的战略平衡是其唯一的生存路线。由于土耳其目前伊斯兰保守主义和独裁集权倾向越来越严重,民主化的退步已经突破西方国家认可的底线,加之叙利亚难民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土耳其进入,诸多因素使得土耳虽然身在北约阵营,也已被排挤在西方世界认可范围之外。

  正如俄罗斯习惯性向西方亲近,受阻后选择东方加强与中国合作;土耳其在西方与俄罗斯二选一的背景下,一旦被西方孤立压制,自然会选择俄罗斯。

  双方都是在目前背景下,由于其内部的诸多问题引起国际不满,美国主导的西方世界孤立他们、忽视他们,从而创造他们之前相互认可性和需求大于之前偶然的磨擦。

  2.七月的土耳其的政变

  7月的土耳其的政变似乎偶然性很大,其动员和组织明显不足,显得极为仓促。但其直接刺激了埃尔多安对美国推翻其统治的直接恐惧。

  埃尔多安所推行的土耳其发展路线与历史上被西方广泛认可的凯末尔体制完全唱反调,其取消政教分离的色彩越来越严重,伊斯兰教保守主义影响政治的态势越来越明显。这些都不断遭到西方世界的批评。

  美国长期支持并收留其重要的潜在政治对手葛兰,早已让埃尔多安极度反感。(虽然葛兰本人并不对政治感兴趣,但葛兰主义已经对土耳其的精英层面有很大影响,在政府、军队、警察等实权部门上层都有广泛的追随者)。

  此外,欧洲近年来对土耳其历史上屠杀亚美尼亚的谴责也越来越多。

  埃尔多安一直基本不理会西方世界对于其伊斯兰政治理念的批评,但这次政变,使其意识到危险。

  政变之后埃尔多安迅速大清洗,西方世界认为埃尔多安会由此进一步剥夺公民自由、大规模拘捕反对派,最终走向全面独裁。

  相对于土耳其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分歧,对库尔德人武装问题上的分歧,来自西方的这种威胁让埃尔多安直接感到了威胁;与俄罗斯的分歧,对他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可以商讨解决利益上的分歧。更重要的是,俄罗斯虽然整体被孤立,但其巨大的体量,强大的西方世界反对派角色,以及西方长期畏惧的身份,使其本身就是重要筹码。尽管土耳其并不会在根本利益上与俄罗斯一致,但其自身直接的安全威胁促其迅速靠近俄罗斯是一个必然。

  被西方孤立两年多的俄罗斯,更急需能打入西方阵营的有分量盟友。俄罗斯的这种国家需求十分明显,而这一切都因土耳其七月的政变迅速达成。

  3.普京与埃尔多安

  俄罗斯的普京与土耳其的埃尔多安两者有太多的共性,尤其是两人在核心政治理念层面。

    两人都是在21世纪初登两国政治舞台,并在21世纪前十年相同的国际大环境中,领导两国从危机中恢复和发展起来,在这过程中,两国政治表面上实行了西方认可的民主,经济也搭全球化快车的浪潮得到一定程度振兴。

  同样,在随后的全球经济危机不景气,以及10年全球反恐战争的告一段落,他们自身长期执政所带来的负面问题越来越明显。美国西方世界也越来越多的批评他们。他们内在的个人执政理念,执政方式,以及面对的共同国际环境和外部压力,使两人有更多直接的共同利益和共同话语。

  事实上,普通的俄国人与土耳人之间,由于双方长期的极为亲密的民间层面的互相渗透(例始文化、生活习俗、旅游),双方之间一直有一种共同的可以沟通的环境,相互认可度较高,双方之间并不反感。

  在7月的土耳其政变中,据说俄罗斯还直接为埃尔多安提供了情报支持。普京与埃尔多安两人之间合作本身就有基础和可能性,而西方的直接刺激,使两人更方便的走在一起。

  俄土关系走向中,普京和埃尔多安个人因素起着重要作用,但出于政治利益的抱团合作,作为国家层面的合作似乎可持续性不高。

  如果外部环境变化,以及双方具体利益冲突级别提升,两人关系也可能会再淡化或有摩擦。但从两国处理敏感问题的经验来看,如何对待叙利亚反对派、如何对待库尔德武装力量,他们之间的分歧都是可以调和的。相比之下,目前突发的俄国大使被枪杀一事,是俄土政府层面都不愿意看到,俄土都是有着要认真解决的态度,并进行合作。这也可能是一个更好合作的机会。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学者)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6-12-21 21:50:00         阅读次数: 5112

中心成果 Achievements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