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阎德学:日俄争端“妥协”方案初判

来源:新华社

转载链接:http://xhpfmapi.zhongguowangshi.com/vh500/?from=singlemessage#/share/3638895


5月26日,在俄罗斯莫斯科,俄总统普京(右)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席联合记者会 

  安倍有可能参考“川奈会谈”时的思路,选择一种妥协方案:只要俄方承认北方四岛为日本领土,日本也承认俄罗斯对北方四岛的当前施政权。

  阎德学

  “解决70多年未能签订的和平条约问题并不容易,但我们希望在这一代给这个问题画上句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前访俄时说。然而,安倍此行结果仍与其“句号任务”目标相去甚远。

  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在与安倍会晤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就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领土争端,双方都认为应当继续耐心寻找符合双方战略利益且为两国民众所接受的解决方案。

  为了通过外交手段和平解决领土争端,安倍一直表现得非常“执着”。作为一国首相,安倍为推动同俄罗斯解决北方领土问题,进而签订日俄和平条约,已与普京实现了21次会晤,在日本历任首相中创造了一个历史。安倍的“执着”真能换来北方领土问题的解决吗?

  安倍“新构想”

  千岛群岛位于俄远东堪察加半岛与日本北海道之间。群岛南部的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岛被俄称为南千岛群岛,日本则称之为北方四岛。二战结束后,四岛由俄方实际控制。俄认为日本要求归还南千岛群岛是要求重新定义二战战败结果。由于争议严重,两国至今未能缔结和平条约。

  南千岛群岛问题成为横亘在日俄之间的最大外交障碍,按照日本的说法是日俄间“最大的外交悬案”。

  日本一直致力于北方四岛问题的解决。苏联解体后,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于1993年访日,双方发表《东京宣言》,俄罗斯承认俄日间存在北方四岛这一领土问题,解决原则是“立足于历史和法律事实,以两国间达成的各种文件,在法律和正义的基础上解决”。1997年和1998年桥本龙太郎(时任日本首相)和叶利钦举行两次非正式会晤,希望在2000年前缔结和约(“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会谈”),并以一种新思维推动面向21世纪的日俄友好合作关系(“川奈会谈”)。1998年小渊惠三(时任日本首相)访俄,双方签订《莫斯科宣言》。

  2000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式访日,拒绝“川奈提案”,在领土问题上态度趋强。为此,2001年森喜朗(时任日本首相)在伊尔库茨克与普京举行工作会晤并发表声明,再度确认“日苏共同宣言”的法律效力和“东京宣言”的解决原则。2003年小泉纯一郎(时任日本首相)正式访俄,在共同声明中决定尽快解决北方四岛归属问题并签订和约,让两国关系完全正常化,在“日俄行动计划”中,特别列明1956年的“日苏共同宣言”、1993年的“东京宣言”、2001年的“伊尔库茨克声明”等三份文件是谈判的基础。

  时隔10年后的2013年,安倍正式访俄,同普京会谈后一致认为,战后67年两国还未签订和平条约是不正常的,决心克服双方立场上的隔阂,基于2003年的共同声明和行动计划,彻底解决领土问题,制定双方均可接受的解决方案。日俄外长为此进行了互访。可一晃3年,问题没有任何解决的迹象,俄罗斯因乌克兰冲突受到西方制裁,普京也没能回访日本。安倍“决心找到日俄关系的突破口”,不顾美国不快,也不顾外交上的对等原则,再次主动出击,于2016年5月非正式访俄,同普京在索契见面,并提出解决领土问题的“新构想”。

  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于安倍“新构想”的具体内容,外界还不得而知,但应不同于以往的“先解决领土问题、再缔结和约”这一思路。安倍有可能参考“川奈会谈”时的思路,选择一种妥协方案:只要俄方承认北方四岛为日本领土,日本也承认俄罗斯对北方四岛的当前施政权。在此基础上,日本可能提出先签订和平条约,归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国后岛和择捉岛今后三五十年内仍由俄罗斯管理。安倍“新构想”或以签订和约为目标,突破迄今为止在法律和历史层面讨论的困局,把领土问题置于日俄整体关系乃至东北亚格局演变的战略框架下考量,以扩大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增加解决方式的选项。

  日俄关系进展

  从2013年率领史上“最强经济使节团”访俄至今,为同普京会晤,安倍抓住各种时机,可谓费尽心思。为此还创造了“秋田犬外交”“温泉外交”等外交方式。普京的回应是,与日本进行高频度对话有助于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可使两国发展双边关系。

  两国首脑的频繁会晤,助推两国在各领域关系发展。

  首先,在缔结和平条约上达成重要共识。安倍把大力推进北方四岛的“联合经济活动”作为突破口,争取国民往来北方四岛的特权,均得到普京积极回应。其次,双方在经济合作上取得进展。2017年,日本自俄罗斯进口额达141.25亿美元,增长26.6%;对俄出口额约61.24亿美元,增长21.5%。第三,安全合作得以重启。2017年3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国防部长绍伊古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时任防卫相稻田朋美在东京举行了时隔3年多的第二次“2+2”会谈。

  日俄近年来的“战略接近”,主要驱动要素是共同的利益需求。安倍政权最为担忧的是东北亚国际格局的变化,除了强化日美同盟等保守政策之外,安倍认为日俄关系“最富可能性”。而俄罗斯正面临美欧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对某些东向战略也顾虑重重,所以也有意愿与日本发展合作关系,实现亚洲外交多元化的目标。

  争议持续

  俄外交部发言人曾强调,依据二战结果,南千岛群岛是俄方领土,俄罗斯对其拥有的主权不容置疑,日本必须承认这一事实,才能在签署和平条约问题上取得进展。俄外长拉夫罗夫也曾表示,两国缔结和约与处理领土纠纷没有直接关联。

  有俄罗斯专家列出俄方不能在领土争端上让步的7个原因:其一,如果俄罗斯将部分领土交割给他国,将对俄国家声誉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其二,哪怕只向日本交出南千岛群岛中的任何一岛,也会开创改写二战结果的危险先例,可能在全球引起连锁反应;其三,向日本交出千岛群岛的部分岛屿,意味着日本盟友美国取得了一个小型战术胜利;其四,放弃南千岛群岛会削弱俄地区安全;其五,俄罗斯无法放弃该地区的自然资源;其六,南千岛群岛居住着俄罗斯公民,他们不应受到国家间关系的挟制;最后,放弃南千岛群岛并将其交给日本,会令俄国内政治形势复杂化。

  而在日本,各界对安倍推动日俄安全合作多持谨慎态度。俄罗斯在北方四岛的强硬举动,比如梅德韦杰夫视察争议岛屿、在争议岛屿部署岸舰导弹等,更刺激了部分日本人的敏感神经,也让安倍政权相当焦虑。此外,在美俄关系没有根本性改善的背景下,可供安倍发挥的外交空间也相当有限。而日本企业对于在北方四岛开展活动适用哪国法律的问题也存在诸多疑虑。

  外界观察到,5月底的“安普会”上,普京的态度较为积极,在同两国商界代表交谈时讲到,“我们注意到,贸易投资也在增长。最重要的是,发展双边关系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可以回到其中的一些问题上,如通常所说的政治合作。”他在会见外国通讯社社长时表示,通过在南千岛群岛展开联合经济活动,发展双边关系,俄日最终可以达到签署和平条约的目的。

  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日俄合作的加深,双方有可能在普京任期内缔结和平条约,如果普京积极推动,或许能够彻底解决领土问题,为俄罗斯在国际形象上加分,否则,就需要一个较长的历史过程了。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中心、周边中心研究员)

来源:2018年6月1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8-06-19 23:02:00         阅读次数: 1689

中心成果 Achievements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