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文汇报》:好邻居好朋友:永远和他国平等相待

李肇星在演讲

冯绍雷发言

  现场座无虚席

  913日下午,中国公共外交学会会长李肇星做客第79期文汇讲堂,作《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主旨演讲,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与李肇星展开了90分钟对话。现场近400名来自高校、教育、企业系统的知识群体听众参与了这场激情分享。

  讲好中国故事,才是外交艺术

  “波士顿餐厅服务员劝我点菜别浪费,让我肃然起敬。”

  冯绍雷:感谢李部长精彩演 讲,大家共享的不仅是半个世纪以来的外交经历,也包括深刻的人生体验,家国关爱和人民唯上的情怀。但是,对外交还是有各种理解,有人说就是国内政治的延 续,政治就意味着是各种利益、各种理念间的博弈。您在《说不完的外交》中,每章每节里都强调,要把外交作为学问。听了今天演讲,我又感觉,除了这是关乎于 人本身,为了人民的美好生活,为了人类和平生存的事业外,外交还是一门艺术,要有充分的想象力。在您看来,如果可以把外交理解为政治、学问、艺术,哪一方 面您更看重?

  李肇星:我的老乡、比耶稣还早出生551年的孔子说过“每事问”三个字。这是我学习的方法,我以此为乐。今天的对话就是一种“每事问”。

  外交是不是艺术?我觉得上海除了诞生了改善中美关系的《上海公报》这样的历史事件外,还有一件事留下深刻印象。1998年我作为驻美大使,陪美国总统克林顿夫妇访问上海。他走前悄悄告诉我,在礼宾接待上,上海比其他城市先进十年。因为,上海人不多劝酒,上海人上的菜适量。

  由此,我想到每一个中国人在 外国人面前,实际上都是在做中国外交。前年去美国波士顿参观访问,朋友请我在小餐厅吃饭。点着菜,年轻的服务员劝阻说,我估计够了,不够吃再点。对美国的 感受,在我心目中瞬间提了一级。外交是什么?首先是政治、政策,但全体国民的素养是主要的。

  鲁迅先生说过,艺术都是宣 传,但是,宣传不一定都是艺术。这就是为什么要讲好中国的故事。怎么讲,都是为了宣传中国,但讲得好才是艺术。我认为外交人员总体是要代表、要服务于国家 的政治、经济、社会利益。外交前辈钱其琛把复杂的外交概括为两件大事,第一为人类谋和平,维护和平;第二为祖国的发展交朋友,结交和我平等相待的合作伙 伴。还有一项具体任务就是依法保护海外的华侨和法人的合法权益。

  热爱祖国,才能交到真朋友

  “美国两位国务卿的共同特点就是为了美国的利益毫不含糊。”

  冯绍雷:刚才讲到,1998年 克林顿夫妇首次访华,您是陪同而来。那次在上海的欢迎酒会,我正好也在场。记得当时徐匡迪市长代表上海致辞。克林顿总统讲话时说,“徐市长,尽管第一次见 面,但您的故事我早就知道了。”当时大家侧目。克林顿接着说,“我知道朱镕基总理在上海工作时,要找一个计划委员会的主任。找到您时,您说,‘我不喜欢计 划经济’。朱镕基就说,‘我就是要找一个不喜欢计划经济的人,来做计划经济委员会的主任’。”克林顿说完以后,大家都哈哈大笑。当时,克林顿讲的这段话是 写在讲稿上,可见,有备而来。

  所以,公共外交渗透于每一个环节。从李部长1998年陪克林顿来华,世界又发生很大变化,尤其是今年国际事务繁多——乌克兰危机,伊斯兰国的出现,苏格兰要公投独立,很多人说2014年后世界将面临一次新的变化,您觉得会不会?最近基辛格出了一本新书叫《世界秩序》,讲美国当前世界面临的主要问题。希拉里•克林顿强调该书的要点是美国要维护领导地位,但基辛格强调另外一种思想:这个世界需要一种均衡。您觉得我们该如何来看?

  李肇星:美国是一个多党的国家。各党派不同意见的人都和我成为朋友。交朋友最集中的经验有两条,第一爱自己祖国,第二讲真话或者叫追求真理。有了这两条,哪国人都会喜欢你。

  你刚才提到我两个朋友,都做过国务卿,你看到他们的不同点,实际上共同点更多——他们都是美国人,美国高官,所以维护的都是美国利益。你说当头也好,搞均势也好,都为了美国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根本利益。

  不久前,我和基辛格博士在北 京共同主持研讨会。第一个是外国记者问我,李先生请你谈谈对钓鱼岛问题的看法。我就用了小平同志的一句话“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回答完毕”。记者不放, “为什么现在吵吵闹闹,显得那么错综复杂?”我马上就说,“这么简单的问题弄得那么复杂,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第三者插足。”这时基辛格的突出特点显出来了 ——特别热爱他的美国。他说,“美国不是第三者,美国没有插足。回答完毕。”他那么坦率我也坦率了,我说,基辛格先生,我特别尊重你,我刚并没有点名,您 不必对号入座。

  我觉得基辛格和希拉里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我敬重他们,也是因为他们爱国。然而,只要发现中美之间有共同利益,有共同点,他们就利用自己的智慧和学问来发展中美间的新型大国关系,或者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且干得很出色,但是,事关国家利益的关键问题上他们则毫不含糊。

  类似的事还有。奥尔布赖特国 务卿是我的好朋友,在联合国时,她是美国大使,我是中国大使,我们无话不谈。但围绕人权问题,我们有分歧。她任国务卿后,我说,你在国务卿的位置上,不要 再在日内瓦会议上提谴责中国人权的提案了。我们的宪法保障中国人民的基本权利。我可以告诉你真话,你要提这个草案,我会奋力反击,而且保证让你失败。她 说,这个问题是原则,就是我失败,我也要提。这就是美国人。

  遇分歧,讲真话才有助理解

  “海峡两岸手足拥抱时,你给一方送上匕首,是何意?”

  冯绍雷:一方面您是铁嘴铜牙,一方面又可以交到这么深厚友谊的朋友,怎么做到的?

  李肇星:就是各自热爱自己的国家,然后不断深入和发展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点。找到后我们拼命工作,无论早晚周末。碰到分歧怎么办?朋友之间就讲实话,哪怕再好的朋友。

  美国要向我们一个地区——台湾省出口武器,我毫不客气,当着基辛格的面就抗议过。“我们海峡两岸的手足、人民在拥抱时,你向其中一方递上一把匕首,是什么意思?”在原则问题上,要讲真话,心里话,这样他才能理解。

  1993年在联合国当大使时,奥尔布赖特问我,中国发言人老说自己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国外交追求什么?我说,你先说,美国在追求什么外交?回答:“two wordsoneisleadershiptwoisparternership”她说的是真心话。我也回答两个词,第一是和平,中国要和平发展,在世界上最需要世界和平,地区稳定。第二是独立自主,我们根据每件事情本身来决定自己的决策和政策,我们不参加任何军事竞赛,不参加任何军事集团等等。她一听,我说的,也是实话。

  多学他国优点,不断改善中国

  “去年,非洲54个国家中有9个国家人均GDP超过中国。”

  冯绍雷:本月刚来访的苏珊•赖斯也曾经做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此访是为11APEC打前战,不少研究美国的朋友和我探讨,觉得这次她来,特别强调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您觉得有什么玄机吗?

  李肇星:真是不知道。但可以谈一点感想。谁说的中美关系优先地位?

  冯绍雷:媒体的一个表述,美国问题研究者的一个表述。

  李肇星:今年7月,正好是我在外事战线工作50周年,其中包括在外交部43年,在人大外事委5年,公共外交2年。这50周年养成一个习惯就是多读报,结论就是搞外交要想到祖国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而中国的根本利益和世界各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共同的。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有什么好处?就是多发现、虚心学习各国人民的优点。其实对媒体的话要一边看一边思索。特别对西方媒体,不要全信。

  美国记者表扬你,说中国马上就赶上美国了,你信吗?咱们有13亿人,人均要超过美国还要很多年。航空母舰中国有一艘改造舰在服役,其排水量只有大型航母的一半。全世界20艘大型航空母舰,9艘都是美国的。现在美国媒体开始说中国有了航母,中国的军事力量在南海如何。完全是无稽之谈,有的年轻同志却信了。

  还有人说,将来是否可以搞两大国领导世界,所谓的G2,千万注意,小平同志说,我连头都不想当,还让我当老二?我们就是和各国人民一律平等。周恩来总理在1950年代就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现在依然有效。你看现在世界平等吗?所以一定要学会有真正的中国民族文化自尊,真正尊重外国的文化,吸收各国人民的优秀文明成果,不管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都这样。

  我和我夫人都有非洲情结,我在非洲常驻9年,她10年多,非洲54个国家当中我到过48个。去年至少有9个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中国。阿富汗,曾经在1839年打败了英国侵略军,而堂堂的清朝大帝国却很快被英国殖民者征服,从此丢失香港长达150年。我们不应该向阿富汗爱国主义传统学习吗?

  所以要多看周围自己的同胞和外国朋友的优点,要学习这些优点,来不断改善自己。

  为国家带来好处,是外交真谛

  “合资厂的利润中外方是中国的20倍,不创新行吗?”

  冯绍雷:谢谢这番语重心长的阐述。中国发展了,但是时刻不能忘记曾经走过的那一段光辉又艰辛的历史。我记得李部长的书里有一句很精彩的话,“如果历史不再照耀未来,人心就会在黑暗中徘徊”。

  现在,公众参与媒体的讨论交 流,自由发表言论机会很多。也因此带来了许多信息,有的是真,有的还待确认。人们也可以表达对外交的不同立场。比如说乌克兰危机,以及与周边国家的相处 上,有朋友就主张还是要韬光养晦,但很多朋友就认为情况变了,我们今天应该更加有所作为。两种意见比较尖锐和激烈,李部长有何评价?

  李肇星:我听说过。我认为小 平的话是战略性的,是针对这一历史阶段说的,叫做韬光养晦、有所作为。既然历史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大变化,国家和平发展的任务还那么繁重,就应该继续贯彻这 一伟大理念。当然要与时俱进、实事求是;与时俱进不是空谈,还是要实干。表态硬、软不是主要的,主要是给老百姓,给国家带来实际的好处。光辩论到底世界怎 么样,不够。必须先弄清楚大的方向、基本国情,然后结合实际,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且要贯彻十八大的创新精神。

  三年之前我到瑞士手表厂参观,了解到一家内地公司和日内瓦的公司合作制表,日内瓦只是出品牌,但利润是我们内地厂家的20倍。同志们,我当时听了以后想哭,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人民。所以不创新行吗?从教育开始,培养创新精神。

  但中国每15秒钟出生一个婴儿,每天要创造成千上万的就业岗位,所以发展很不容易,要有创新。

  中国陆海划界,靠年轻人智慧

  “北部湾划界时,做梦也没有想到,做外交还要管鱼”

  冯绍雷:李部长非常强调创 新,最近外交上也有不少新的观念在出现。比如习主席和彭丽媛同志访问蒙古,他讲话中提到一些想法,比如说,周边环境尽管比较复杂,但是中国应该把它看作是 发展的机会;同时他认为中国人处理周边问题要以更多的东方式的办法;最后还强调,我们欢迎周边国家搭便车。这些新思想怎么才能落脚生根?您是公共外交学会 的会长,您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在周边建立起更加和谐的环境?

  李肇星:习主席的话我也学了,很受教育。回到原来的主题,还是要学会平等待人,多学习别人的长处,不要学短处,这很重要。这方面的任务很繁重,年轻同志任重道远。

  比如说周边外交,中蒙边界长达4710公里,是我们和邻国的边界线最长的,1960年代初就谈通划定,是一条和平、友好、合作的边界线,对祖国的贡献很大。中国外交的首要任务就是睦邻友好、与邻为善,以邻为伴,不要嫌贫爱富。蒙古的访问,就达到了这样的效果。

  中国还有一项世界纪录——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共24个。靠得太近了容易出现分歧,怎么办?就要妥善处理。有国家挑拨离间,说中国威胁邻国,特别在南海,这样挑拨没有意思,也没有用。我去过中缅边界,中缅边界线2210公里,一片友好,缅甸母鸡来中国下蛋,中国南瓜去缅甸结果。抗日战争期间缅甸人民通过缅甸公路给我们运输武器和后勤,给予资源保障,我们永远也不会忘怀。

  陆地的边界,我们同两个国家没有划,一个是印度,一个是不丹。我们愿意同印度通过和平友好的谈判来解决,解决之前不影响两国在其他领域的平等互利合作。

  海上边界任务更重了。中国是海洋大国,解决了海洋边界的只有一个北部湾,120万平方公里水面,中越两国达成一致意见——对半分。两国外交部谈判时,广西当地渔民就发现按照越南给出的划线,广西这边没什么鱼,我作梦也没有想到搞外交还要管鱼,但是外交为民,所以又和越南外交朋友耐心协商,一寸一寸地讨论,最后还是大体对半分,但基本上不影响广西30万渔民的打鱼谋生问题。

  所以我想跟年轻同志说,爱国不是空的,要爱惜我们伟大祖国的每一寸土,每一滴水。

  黄海水面38万多平方公里,前两年测量水深是44米,但最远的地方不到400海里,我们要200海里邻海,对面的邻国也要200海里,面积超过了300平方公里。怎么办?我们主张友好会谈,就靠这一代年轻人了。

  东海面积大概是77万到78万平方公里,30年前测量平均水深349米,突出问题就是钓鱼岛问题。1403年明朝,中国出了一本书《顺风相送》就提到,明朝之前中国就发现了钓鱼岛,先命名、先管辖,皇帝把它划给福建省,到了1895年,清朝皇帝视察觉得福建省太大,把它分为福建省和台湾两个省,随着甲午战争,出现了后来的复杂问题。但是无论怎么说,据国际法和国际惯例钓鱼岛都是中国的。

  再往南海,350多万平方公里,水深平均1212米。 我们的主张也很简单,就是根据法律、根据历史事实说真话,南沙群岛、西沙群岛,岛礁及其毗邻的海域是中国的,我们没有说全部的海,公海上航行自由,我们坚 决支持。现在有人挑拨,有人制造事端,我们是主张一旦有了分歧,可通过友好谈判来解决。最近我方还提出来加强东盟的和平谈判,不赞成很远的大国来插一手, 这样做不符合联合国宪章精神。

  中国人在外交上的梦想,永远和其他国家平等相待,友好相处,永远不当头,永远做自己邻居的好邻居,做其他各国的好朋友。这是我个人的外交梦,相信也是大家共同的外交理想。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4-10-08 10:42:00         阅读次数: 2360

媒体聚焦 Media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