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绍雷教授就俄大选问题接受凤凰卫视连接专访

   

   

 

来源:凤凰网
链接:
http://phtv.ifeng.com/program/qqlx/detail_2012_03/03/12940650_0.shtml 

核心提示:3月4日就是俄罗斯大选,普京以66%的民调再一次认为他必将重回克林姆林宫。但是对于这位俄罗斯政坛的传奇人物,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统一的看法,有人说他是英雄,因为他是治世能臣,有人说他枭雄,因为他政治手段强硬,但不管怎么说,他给俄罗斯带来了发展,带来了好处,所以俄罗斯民众才会买他的账。

凤凰卫视3月2日《凤凰全球连线》,以下为文字实录:

任韧:劲歌热舞还有对普京的欢呼,刚刚我们看到的是这个欢乐的广场派对,是俄罗斯人用街头快闪的方式,表达对普京当选总统的支持,随着俄罗斯总统选举投票这个周末就要举行,现任总理普京的支持率遥遥领先,越来越的人相信,普京将会对在3月4日的首轮投票当中轻松过关。

梅普组合再一次的王者异位,俄罗斯人的关注焦点已经转向了,当选之后的普京将会为俄罗斯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有支持当然就有反对,俄罗斯反对派在选前发动大规模的街头示威集会,克里姆林宫却表现出了空前的宽容尺度,让外界对普京王者归来之后,俄罗斯的政治氛围变化充满了期待。

而通过选前密集发表的评论文章,普京全面阐述了在内政外交上的施政纲领,中俄昨天再一次的联手反对联合国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这显然是普京对时局态度的一次显露。今晚《凤凰全球连线》,在俄罗斯现场凤凰卫视驻莫斯科记者卢宇光,特派记者傅晓田以及特派评论员吕宁思,另外在上海现场,华东师大国际关系和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冯绍雷,连线解读俄罗斯大选之前,空气当中的微妙变化。

俄罗斯总统候选人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在星期四表示,俄罗斯国家杜马各反对派不敢结成联盟,推举领头人,原因是这个人一旦成立,将会被普京派铲除,卢宇光的追踪报道。

担心被铲除俄反对派抗衡普京难!

解说:俄罗斯总统候选人自民党领袖日里诺夫斯基表示,在过去的十年来,俄罗斯实行的是一种建立在个人专制基础上的独特的君主的政体,以充分发挥权利中心的作用。日里诺夫斯基强调,此前3名俄罗斯总统的候选人,包括俄共主席久加诺夫、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公正俄罗斯党主席米罗诺夫,首次发表了联合的声明。声明强调,在俄罗斯总统的竞选期间,候选人未能够获得平等宣传的待遇,日里诺夫斯基面对为何不联盟共同抵抗普京的提问时强调。

日里诺夫斯基(俄罗斯总统候选人):有人说让我们反对党形成统一联盟,联盟所举荐的人可能会胜利,但此人终究会被杀害,研究一下俄罗斯的历史,在俄国无论在任何时候,没有任何人通过和平之路取得民主选举的胜利,1500多年没有任何一个人通过此路成功。

解说:俄罗斯亚布鲁党也发表了公开的声明,其所有的党员将撕毁选票,以抗议当局先入为主的选举宣传导向,亚布鲁党在莫斯科郊区召开了代表的全会,决定在俄罗斯总统选举期间,对所有的候选人投反对票。俄罗斯总统候选人普京强调,俄罗斯反对派应当服从多数人的意见,依法争取自己的权力,少数人无权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所有的民众。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也表示,市政府将为所有需要的人,提供集会和游行的平台,但是绝不允许搭建所谓的帐篷城。

卢宇光:普京在今年3月4号的俄罗斯总统大选中当选,将没有任何的悬念,但是政治家们认为,反对党地震式的抗议,已经迫使普京在未来的执政中,将进行某种自我的限制,包括与反对党实现同盟或者是联盟。

任韧:宇光刚刚在片中,反对派说的话很值得玩味儿,他说如果俄罗斯的反对派结成一个统一的联盟,推出一位新的领导人的话,他可能会战胜普京,但是他也会被杀害。我特别要请教一下宇光,你刚才说的、听到的,俄罗斯反派的这番表态,究竟是俄罗斯的政治现实,还是仅仅是一种选举的语言?

俄国家杜马反对派无法结联盟怕报复

卢宇光:我认为这是选举的现实,我曾经采访过公正俄罗斯党第一副主席米特来范,米特来范就表示,俄罗斯共产党曾经与公正俄罗斯党以及日里诺夫斯基的自民党,进行过几次小范围的磋商,当时大家说,一旦如果三党结盟的话,在国家杜马形成一个强势派,来抵抗统一俄罗斯党,这三个党必须要选举一个共同的总统候选人。这个总统候选人,三党准备推举俄罗斯共产党久加诺夫担任。

俄反对派:梅普体制是君主政坛

卢宇光:但是因为三个党如果是作为一个联盟体的话,必须要谈成,俄罗斯人讲,非常干脆利索的谈好,你担任什么职务,我担任什么职务,第三个党将担任什么职务,但是由于权力利益上三个党达不成一致的意见,所以政治的联盟只是空洞的口号而已。但实际上一旦三党联盟,就像刚才日里诺夫斯基所讲到的,这就意味着一旦三党结成联盟推举出总统候选人,那么总统候选人,在当前俄罗斯暗杀比比皆是的情况下,随时都可能遭到彻底的被消灭。

任韧:宇光的观察在俄罗斯总统大选之前的选战当中,还是存在着这样一种高压的气氛,我特别要问一下晓田,你在俄罗斯街头的观察,你能很明显的感受到这样一种高压的氛围吗?在街头的支持还是反对普京的集会和抗议当中,究竟平和的理性的多,还是狂热的暴力的比较多?你的观察。

俄罗斯总统大选3月2日投票

傅晓田:好的,任韧,我来到莫斯科已经两天了,3月1号和2号两天,可以说这两天的气氛是截然不同的,在1号那一天,确实有在街头看到集会的民众,而且是反普和挺普的两大阵营非常的鲜明。反普的人他们的一种强势,是三五成群集结在一起,并且给过往的行人发传单。但是挺普的人,他们更多的是连成一片,在慢慢的行走,连标语都很少更不会发传单,所以说在气势上虽然说是静默的,但是可以说是更胜一筹。

普京支持者与反对者街头对阵

傅晓田:但是到了今天3月2号,已经进入了竞选的静默期,也就是说按照俄罗斯的终选会规定,所有的党派必须在大选前2天,终止所有的这些竞拉选大选活动,在街头巷尾已经看不到这样的民众了,但是仍然有两个细节引起了我们的关注。

第一就是那些小巷的地方,仍然能看到一些鬼鬼祟祟的年轻人,比如说在电线杆上或者是空旷的墙壁上贴宣传语,其中是以反普的居多。第二个就是在这种大街的街头能看到很多的军警,穿着灰色的大皮衣,非常的有气势,虽然说是一片很平静的景象,但是已经能在气氛上感到异样了。

任韧:好,谢谢晓田,其实我们从选战的策略上来看,这次有两个观察点,在俄罗斯的反对派选前召开大规模街头集会示威当中,梅普组合一般都是予以批准的,而且表现了很大的宽容度,这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另外一个在俄罗斯的选战之前,总理普京发表了一系列的七篇选举文章,不仅是成功的吸引了舆论的关注,而且是把讨论的焦点集中到了未来他当选总统之后,整个俄罗斯该如何发展?他的竞选纲领竞选策略究竟是什么?我要请教在上海现场的冯绍雷院长,有人把普京称做是“竞选公关大师”,您是怎么来看这样一个头衔的,普京当选总统之后,俄罗斯的政治氛围会有变化吗?

普京与反对派竞选策略谁更高?

冯绍雷(华东师大国际关系和地区发展研究院):我觉得选战当中,的确看出来普京还不同于一般的政治家,他在理念的实际方面,不强调自己是自由主义还是保守主义,左的还是右的,但他凸出的是强国主义,同时你刚才说的对的,他在选战当中凸出的7篇文章,主要是指向今后俄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方向。

就像去年年初,当“阿拉伯之春”发生的时候,他提出了2020年经济发展纲要的大讨论,把大家的眼光引向将来。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他对自己的政治盟友。比如说梅德韦杰夫,包括突尼斯的前政府副总理库德林,也是充分的利用这些沟通反对派,总之做的非常出色。

普京政治抱负:恢复俄帝国往日荣光?

冯绍雷:还有我觉得选战当中提出一种臆想思维,比如提出一些话题,如果没有普京的俄罗斯将会是怎么样的,而这些问题都从另一面给大家留下了思考的余地。加上普京多年执政,熟悉政策,而且精力充沛,身强力壮,可以说选战当中的确是他大显身手。

任韧:好,宇光,我们知道在昨天中俄联手再一次反对了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叙利亚问题的提案,俄罗斯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投这样一个反对票?

中俄第三合作在叙问题上投反对票

卢宇光:据我的观察,今年特别是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卢卡舍维奇表示,叙利亚的问题实际上涉及到俄罗斯国家的一些直接利益,他认为特别是1980年,苏联与叙利亚所签署的友好条约,其中有一条就是,一旦第三方遭到入侵,苏联将给予派兵的协助,而且义不容辞,这条款项针对目前的俄罗斯仍然有效。

普京:安理会不能成为颠覆政权的工具

卢宇光:卢卡舍维奇声明仍然强调,关于叙利亚问题,特别是政府军和反对派应该坐下来进行政治的对话,但是我们也关注到,今天普京对叙利亚的情况也进行了一番表述,普京希望双方能够坐下来进行政治的对话。

任韧:好,谢谢,谢谢宇光,可能是选举之前工作太忙了,所以宇光一定注意身体,接下来这个话题,我们还是要请教冯院长,我们知道俄罗斯在联合国投下了对叙利亚问题的反对票,时间点非常值得关注,恰恰是在俄罗斯总统大选马上要召开之前,您怎么来看这个时间点?因为很多人认为,他可能就是普京未来当选总统之后,他外交政策的一次预演,您的观察?

叙利亚问题再投反对票普京外交预演

冯绍雷:我觉得宇光刚才说的是对的,我们看俄国的外交,特别是包括这次他对叙利亚的立场,不能够光看他投反对票,而且他还是一边对反对派施加压力,同时对政府也是在做工作,我觉得我们更要注意在三四天之前,普京发表了一篇重要文章,就是俄罗斯与转变中的世界,有几个看点。

俄罗斯与不断变化的世界:普京外交蓝图

冯绍雷:第一、前所未有的普京,把亚太地区放在他外交的第一个要关注的重点,我觉得这机会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当然其中强调了对华关系,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新的内容,包括普京不止一次的强调,如何参与跟亚太、跟东亚地区的经济发展合作,甚至多次强调远东西伯利亚地区的重新开放。

同时我们可以关注他对欧洲地区,还是强调欧洲的重要作用,虽然他不见得会重复以前所提的跟欧洲结盟这种口号,但是显然尽管欧洲现在身处困境,普京还是把很大的希望寄托在跟欧洲发展关系。

普京称把中国崛起看作挑战而非威胁

冯绍雷:对美国我觉得尽管有尖锐的批评,甚至这种批评上升到了理念的高度,因为普京说你们美国人追求自己的绝对安全,这就意味着其他人只能得到相对的安全,这是不公平的,这里头非常值得关注这些变化。

另外还有一点,普京身边的高参,非常强调今后相对比较长的阶段当中,俄罗斯将不存在实质性的,来自外部严重的安全威胁,如果是这种情况之下,也就是说普京一方面在发展对外关系,同时也不见得跟西方会发生激烈的冲突跟对抗。

任韧:这是俄罗斯高层对于世界局势的预判,其实俄罗斯的民间,俄罗斯的民众,他们最希望看到的又是什么呢?晓田,你在俄罗斯的观察,俄罗斯的民众对于选后所期盼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俄罗斯民众对新总统有何期待?

傅晓田:好的,任韧,其实要回答这个问题的话,我想我更多的愿意从俄罗斯他们的民族特性为出发点来观察,说起俄罗斯他们的民族特性,我想历史原因我们就不去深究了,但是可以用接下来的几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善变、感性但是也坚毅,因此对选后的诉求这种心理,可以有变和变两个主线。

我们知道俄罗斯是一个有很强烈的国家情节的国家,他们需要一个英雄式的、铁腕式的领袖人物,因此在大选前,好几个月的时候,他们的这种诉求是没有变的,多少年来都一样的。可以说是去年12月4号的国家杜马选举舞弊门,确实是给他们造成了很沉重的心理冲击,再加上这些反对派的宣传,他们突然对选举以后的国家诉求变成了所谓的公正、民主以及尊严。

但是接下来就是长达3个月此起彼伏大小的抗议,但是俄罗斯民族,他们很清楚,他们需要的不是所谓的什么“阿拉伯之春”的蔓延,也不是所谓的革命,他们需要的是一种变革。因此在临近大选的时候,他们的这种诉求反而回归了,回归到了一个国家为主体的一种稳定和一种团结。

任韧:即将在3月4号举行的俄罗斯总统选举,激烈的程度超过了前五届,俄罗斯的反对派在选前频频的进行街头示威抗议,但却似乎动摇不了俄罗斯的民众对普京的支持。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普京的支持率有先前的58%,上升到了66%,首先要请教在莫斯科现场的吕宁思先生,为什么俄罗斯的反对派没有办法去动摇普京的民意基础,俄罗斯人为什么如此衷情于普京?

俄罗斯大选正式确认有五位候选人

吕宁思:俄罗斯我们知道它的特点是刚才晓田说过,有很多人,特别是西方人,希望“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蔓延到俄罗斯,看来并不是这样,因为现在的街头反对普京人,他们实际上不是来自于阶层,不是来自于民众,他们是俄罗斯的精英,他们整个是中产阶级的代表,所以他们在俄罗斯整个人口当中,他们占的是少数。

俄罗斯现在目前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俄罗斯的精英层,比如在莫斯科,是在莫斯科的环形公路以内,这些比较现代化的城市,还有就是广大的农村。另外还有一种说法,俄罗斯说这个党那个党,5个党、6个党、7个党、8个党,实际上俄罗斯只有2个党,一个是“电视党”,一个是“网络党”。

所谓的“电视党”,就是在整个俄罗斯,他们看电视,看俄罗斯的国家电视台,电视台基本还是被政府或者执政党所控制的,基本上宣传正面的形象。网络上的精英就是所谓的“网络党”,他们是精英知识分子,他们是白领。在目前的情况下,俄罗斯的白领还占少数,从这次的选举情况来说,这些少数的精英还影响不了广大的选民,但是要注意到一点。

这一次即使是普京能够,不管是险胜还是大胜,再次入住克里姆林宫的话,下一次在这个网络的世界里边,网络的精英将如何影响广大的群众,现在我们看到西伯利亚和远东都有网络的网民,他们实际上是反对普京的。未来普京必须要考虑到,俄罗斯向前推进的情况下,他必须来满足这些精英基层,而精英阶层他们将是影响普京未来国策的重要方面。

任韧:谢谢,冯教授,我们知道对于俄罗斯,普京在过去12年的执政,对于俄罗斯的改变是全球有目共睹的,您的判断如果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之后,这种改变还会继续吗?在未来的6年甚至是12年期间,这种改变会如何发生?

普京过去给俄罗斯带来了什么?

冯绍雷:我觉得首先涉及到对过去的评价,因为刚才吕宁思先生讲得不错,目前的确碰到了来自精英层,包括中产,包括一部分年轻精英的反对,反对运动出现了。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俄国社会还是很长阶段当中曾经保持着稳定,并且它的经济发展了,它的国际影响也还在扩大,这些问题我觉得还是对今后发展的铺垫。

普京周五重申对赢得大选充满信心

冯绍雷:当然也要看到目前存在的问题,问题是什么吗?我觉得很大的问题有这样几个方面,第一、依靠普京个人的影响,再继续的推动俄国的发展,我觉得是不够的,要加强体制建设,看来以往做的还不够,所以老百姓有反应。同时有一些东西,比如腐败现象,实在是太令人可恶了,我觉得这也是引起大家反感的一个重要问题。

普京是“乱世枭雄”而非“治世能臣”?

冯绍雷:今后我觉得有些方面是值得关注的,第一个就是俄国的经济,怎么在普京强权人物的支持之下,从一个能源依附性模式,走向经济发展的多样化,特别是我刚才说到远东西伯利亚地区重新开发问题,如果没有一个强烈的政治机构推动,这样的事情做不到。

另外就是真正的要从威权政治走向进一步的民主化,提高这个社会的自由程度,我觉得也是经常很长时间的培育,实际上也还是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比较平和的一个环境,包括它的意识形态理念。你看选战当中普京尽量减少意识形态色彩,但是今后随着俄国的进一步发展,它的理念导向民细化可能也势在必行,这些方面的改变有待大家的关注,至于外交方面的变化,就由吕宁思先生来谈。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