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成果

冯绍雷:克里米亚的第三条道路

当前的克里米亚存在各种可能。第一种可能,那就是随着克里米亚和俄罗斯国内民意的水涨船高,支持克里米亚...

杨成:克里米亚的历史宿命

在相当程度上,克里米亚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历史命运。可以说,它的发展史就是不同文明、宗教、治理模式相继...

冯绍雷:普京和俄国政治

在俄罗斯军队进入克里米亚后,欧美威胁孤立普京严惩俄罗斯。俄罗斯总统普京3月4日主持记者招待会,详细阐述...

张昕:乌克兰变局中的宪法瑕疵

2月22日和23日乌克兰议会(最高拉达)通过的一系列决议意味着反对派推动的“二月革命”取得阶段性胜利,但这...

冯绍雷:基辅之乱③:三种未来

 乌克兰事件的出路何在?这是摆在各国战略家面前的一份考卷。不言而喻,每一种构想都带有当事人所处内外环...

刘军:俄罗斯的反美主义

“长期以来,俄国历史上的‘西方主义者’和‘斯拉夫主义者’之间的争论使俄罗斯人对西方国家充满着矛盾的态度。...

杨成:乌克兰危机深深深几许?

乌克兰新一波流血冲突表明,距离这场严重政治危机的终结仍然遥遥无期。严重对立的当局和反对派对于乌克兰的...

杨成:中国周边外交的欧亚时刻

2013年中国外交的关键词和主题词无疑是“周边外交”。新一代中国领导集体不仅在理念上,同时也在实践中形成...

郑润宇:俄罗斯南方反恐简史

俄罗斯的恐怖主义问题由来已久。俄罗斯的高加索和南方地区,是俄罗斯穆斯林居民的主要聚集地区,俄罗斯2000...